欢迎进入中国金融行业自律联盟网站!
您现在浏览:首页 > 行业动态 > 政策法规

《中国外汇市场准则》发布 促进外汇市场规范发展

发布时间:2017/5/11   浏览数:835   


2017年5月8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发布《中国外汇市场准则》(以下简称“《准则》”),旨在向中国外汇市场参与者和从业人员提供通用性的指导原则和行业最佳实践的操作规范,促进外汇市场专业、公平、高效、稳健运行。


《准则》在制定过程中充分借鉴了《全球外汇市场准则》以及主要国家和地区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相关准则的内容,包括常规惯例、通用原则、交易执行、风险控制、交易确认与清算、经纪公司、技术术语等章节。


作为我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的基础性制度,《准则》并不对市场参与者构成法律和法规上的约束,也不能代替监管规范,而是对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则的有效补充,我国所有的外汇市场参与者可据此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并以更高的职业操守和专业标准开展业务。


《准则》适用于经我国监管部门批准从事外汇交易业务的机构和个人,包括具有银行间外汇市场业务、结售汇业务、外币买卖业务等资格的经营机构及其内部从业人员。《准则》发布后,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将积极推广实施,包括组织对外汇市场从业人员的全面培训、开展市场监测和评估、建立纠纷解决机制等。


《准则》的制定和发布,是我国外汇市场改革和发展的重大举措。通过市场自律的方式进行自我规范,将形成他律和自律合力,有助于进一步提高我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程度、促进和规范外汇市场的发展,同时也是我国外汇市场规则与国际接轨的重要标志。





 

                                                                                                     中国外汇市场准则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常规惯例

                                                                                                         第二章 通用原则

                                                                                                         第三章 交易执行

                                                                                                         第四章 风险控制

                                                                                                         第五章 交易确认与清算

                                                                                                         第六章 经纪公司

                                                                                                                   声明

                                                                                                          附件:技术术语

 


前言

基于我国外汇市场的实践机制,在充分借鉴全球外汇市场准则以及主要国家和地区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相关准则的基础之上,中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制定了《中国外汇市场准则》(以下简称“本准则”),旨在向中国外汇市场参与者和从业人员提供通用性的指导原则和行业最佳实践的操作规范,促进外汇市场专业、公平、高效、稳健运行。

本准则并不对市场参与者构成法律和法规上的约束,也不能代替监管规范。本准则是对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则的补充,所有市场参与者可参考本准则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并以更高标准的职业操守和专业操作开展相关业务。

本准则适用于经我国监管部门批准从事外汇交易业务的机构和个人,包括具有银行间外汇市场业务、结售汇业务、外币买卖业务等资格的经营机构及其内部从业人员。

中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将积极推动对外汇市场参与者的各类培训,以落实本准则的有关内容,提升市场运行的规范化和专业化。

中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将根据我国外汇市场发展需要随时更新和完善本准则相关内容。

第一章 常规惯例

第一条、 国际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及收盘时间为:悉尼时间星期一上午5:00点至纽约时间星期五下午17:00点(北京时间:星期一上午3:00点至星期六上午5:00点 ) 。法定假期除外。

第二条、 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规范

银行间外汇市场是指机构之间通过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交易中心”)进行人民币与外币交易的场所,包括人民币外汇市场和外币对市场。交易品种包括即期、远期、掉期、货币掉期、期权等。

1. 人民币外汇交易资格的要求:

1) 机构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应满足规定的资格条件并申请银行间外汇市场相应会员资格。

2) 机构在进行人民币外汇衍生产品交易业务前应确认已与交易对手机构签署相关衍生产品交易协议,交易人员不得以个人名义与交易对手机构签署私下协议。

3) 交易员应具备所在机构专业岗位任职要求及交易中心颁发的交易员资格证书,服从交易中心对交易员资格考试、证书发放及后续管理等工作的组织安排。交易员从事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及相关业务或登录交易系统时应使用真实身份或实名用户。机构不得指派未取得交易员资格的人员从事交易相关业务或使用交易系统。

4) 机构应在交易员上岗前及时向交易中心办理登记手续。交易员离职或解除劳动合同,原所在机构应及时向交易中心办理变更登记手续。

2. 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时间:北京时间 9:30-23:30(周六、周日及法定节假日不开市)。

3. 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形成机制和银行间外汇市场汇率浮动幅度管理根据我国监管机构相关规范执行。

4. 中国外汇市场的起息日规则参照《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产品指引(外汇市场)》相关规则执行。

第三条、 建议市场参与者遵守各有关市场关于起息日期的传统做法。但如果确实认为有必要采用不同于标准做法的起息日期,必须在提供报价或要求报价时清楚说明。否则,交易对手方有权沿用标准的市场做法。

第四条、 在使用非中文进行交易沟通时,为避免因采用不同日期表述方式引起的混淆,建议月份采用完整拼写。

第五条、 掉期交易中远端一侧的起息日,如果恰逢相关国家的节假日,则起息日应为相关国家市场同时开盘的下一个营业日。如果掉期交易的近端一侧恰逢当月最后一个营业日,则对应的远端一侧起息日应为相关月份的最后一个营业日。

第二章 通用原则

第六条、 所有市场参与者必须熟悉和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监管政策的规定。

职业培训

第七条、 交易机构的管理层(以下简称“管理层”)应确保机构内的员工称职,并具有高水平的专业性,能够胜任自己的本职工作,能够适应市场的变化和市场交易业务日益增长的复杂程度。

第八条、 每位员工与工作团队都应透彻了解相关金融产品的整套业务流程。

第九条、 市场参与者从事交易操作应谨慎、勤勉与诚信,并具备相应技能。

第十条、 管理层应实施整套操作流程的培训计划,并应制作精确的业务与IT系统的操作手册,至少每年检查更新一次。

第十一条、 管理层应确保风险管理人员接受全面的培训,并有适合的辅助工具,可监督及控制多种电子交易系统。

公平诚信

第十二条、 在进行交易时,应严格避免利益冲突,包括实际的或潜在的利益冲突,确保交易对手方获得公平待遇。应对员工进行培训,让员工知道如何辨别可能引起冲突的状况。设立披露机制和管控措施,有效消除因不公平处理利益冲突而引发的风险。

第十三条、 市场参与者应对机构与个人账户(此人为账户受益人)的交易制定书面规定,禁止员工利用机构和个人账户进行不当得利交易。(包括但不限于:进行抢先交易或内幕交易。)

第十四条、 市场参与者应以符合道德要求和专业标准的方式进行相关交易活动,促进外汇市场的公平和诚信,严禁欺诈和操纵行为。

第十五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通过非法手段试图获取其他市场参与者可能影响市场价格的非公开信息或利用非法获取的信息牟利。

第十六条、 市场参与者应意识到打赌和赌博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包括利益冲突或个人财务状况恶化,应予以避免。

第十七条、 市场参与者应避免使用具有潜在利益冲突或不符合机构制度规定的交流渠道。

1. 机构应定期检查员工被授权使用的交流渠道,以确保没有不当参与者和不当内容;

2. 机构应确保员工接受了充足培训,使员工充分了解何种是适当的交流。当发现渠道中出现任何不当交流时,知道如何处置;

3. 机构应特别注意竞争对手可能会使用的多边交流渠道。监控这些渠道是否存在具有潜在的利益冲突行为。机构应确保其具备有效的监控和上报管理系统。

内幕交易

第十八条、 内幕交易可能以不同形式存在,是不合法的行为。当拥有重大非公开内幕信息,并利用此类信息通过操作为自己(或其他相关方)牟利,则构成了内幕交易。

1. 明知此交易以内幕信息为基础而引诱他人参与内幕交易的人员,应对内幕交易负有责任;

2. 基于内幕信息隐藏或修改金融工具指令,诱使他人进行操作,则视为内幕交易;

3. 市场参与者拥有内幕消息,应确保此信息不被泄露,除非此披露行为是员工的日常职责,完全符合法律法规的程序。

第十九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进行内幕交易,也不应故意或过失从滥用涉密信息或外汇交易信息中获取不当收益,也不应串通或引诱他人滥用此类信息谋取不当收益。(滥用涉密信息或外汇交易信息:指一方以法律或法规不允许的方式使用此类信息。)在遵守上述义务、法律和法规的前提下,外汇市场参与者可以参与恰当的做市和风险管理操作。(包括预先对冲)

第二十条、 市场参与者使用对手方或客户的交易和头寸信息时,不应损害对手方或客户利益。为防止此类信息滥用,市场参与者应至少确保:

1. 制定书面的制度和流程,以及充分的系统和管控措施以确保外汇交易信息不被其他市场参与者获得。这些制度还应禁止利用非专业性标准术语(行话)或化名透露交易对手方和客户信息;

2. 员工应接受培训,按照内部规章和流程谨慎识别及处理非公开信息;

3. 应合理设计传输外汇交易信息的通讯机制(例如,电话、电子邮件、聊天工具和其他通讯工具),做到安全、有监控、防止未经授权的使用,并应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此类信息通过各种通讯技术泄露;

4. 任何对涉密信息或外汇交易信息的滥用应按照书面的内部流程进行调查。

洗钱及犯罪

第二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有义务防止洗钱及恐怖分子获取资金。应采取“了解你的客户”和“了解你客户的业务”保存交易记录等一系列措施,将发现的可疑交易汇报给其主管。机构及员工若未采用合理程序,导致洗钱或恐怖分子获取资金,即使不知情,亦将面临巨额罚款,机构可能因此陷于巨大的声誉风险中。

第二十二条、 市场参与者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欺诈和其他犯罪活动。管理层和员工应当特别警惕下列做法:

1. 发现交易以无需记录或未能按规范流程记录的方式进行;

2. 收到对手方异常的清算指令;

3. 发现收取资金的一方为相关交易对手方以外的第三方;

4. 在交易完成后无法确认交易的细节;

5. 在交易中出现异常。

员工发现任何可疑操作时,必须立即向管理层与合规部门报告。

第二十三条、 若交易受益人为非交易方,应特别注意交易的真实性。通常应经特定管理人员核准后才可进行此类交易。特定管理人员通常为合规人员(员工应向合规人员报告,再由合规人员向主管部门报告)。合规人员应能取得该客户相关资料,以评估相关报告的正确性。

礼品与招待

第二十四条、 管理层应针对馈赠价格过高,但退回可能失礼的情况,制定相关处理规章与程序,以监控员工收受(或给予)招待馈赠的形式、频率及价格。该规则应该至少涵盖以下方面:

1. 被认定为不适当或过度的礼物馈赠、餐饮和娱乐款待种类;

2. 禁止收受(或给予)另一方管理层和监管机构不适当的、具有利益诱惑的娱乐款待和礼物。避免做出被认为是非正常业务的馈赠或邀请。(例如,邀请客户出席娱乐场所而支付费用的机构不会有代表或较少的代表出席,该邀请便属不适当邀请。)

3. 处理收到的礼物和娱乐款待的方法。特别是被认定为过分,但拒绝便属不礼貌的礼物和娱乐款待。

第二十五条、 管理层应教育员工认识酒精及药物滥用可能出现的症状与后果。应明确公布对于员工滥用药物的处罚方式。

敏感信息

第二十六条、 市场参与者应识别何种信息为敏感信息或潜在的敏感信息,对此类信息获取渠道应加以控制:

1. 重大非公开信息:不属于公共领域的可能会对市场定价、流动性或运行,以及市场参与者产生重大影响的信息。

包括但不限于:

1) 大额头寸和大额客户指令;

2) 非公开渠道了解到某重要市场参与者遭遇的财务困难等。

2. 客户涉密信息:与单独客户或对手方操作相关的信息。即使该信息不属于上述重大非公开信息,也应注意与客户签署的保密协议或相关协议的范围。例如,市场参与者是否已同意将该客户信息纳入到敏感信息的范畴或已同意采取更严格的信息管控。

包括但不限于:对某客户交易的头寸、心态或意愿的了解。

建议市场参与者应定期对敏感信息的识别进行核查。

第二十七条、 市场参与者应确定谁需要知晓敏感信息。

1. 需要确定与敏感信息接触的相关人员需要知晓多少敏感信息。包括但不限于:

1) 为管理某客户关系,销售人员需要知晓其客户与机构的交易操作。但客户通过电子交易平台进行的操作,除非该客户被告知,该具体操作对销售人员不可透露。

2) 为对冲机构的交易风险,交易人员可能需要知晓机构需要买进(或卖出)的净值总额,但并不需要知晓总额之中各具体客户指令的数额。

2. 需要监督与敏感信息相关的操作人员,及该人员对敏感信息的获知范围。包括但不限于:为管理机构潜在的市场风险,交易运作人员可能需要知晓机构指令账户上所有客户指令的投资组合,但并不需要知晓各客户的身份。

3. 既不需要进行操作也不需要监督该操作的员工,不需要知晓与该操作相关的涉密信息。例如,负责金融机构客户的销售人员不需要知晓公司客户相关的敏感信息。

4. 机构应尤其注意识别潜在的关于敏感信息的利益冲突。

第二十八条、 机构应设置保护敏感信息的物理性限制,根据机构内部确定的“需要知晓”标准,控制获取敏感信息的渠道。

1. 对能够进入存放敏感信息环境的人员的物理限制。

包括但不限于:只有得到授权的人员才能够进入交易大厅,包括授权人员陪同的访客。

2. 对前端办公室、交易室有明确潜在利益冲突的区域进行物理隔离。

包括不限于:将机构金融或并购部门与其他部门进行物理隔离。

3. 机构应考虑交易大厅的布局,将敏感信息向外泄露的风险降至最低。

第二十九条、 机构应设置适当的保护敏感信息的技术监控,根据机构确定的“需要知晓”标准监控获取敏感信息的渠道。

1. 对所有含有敏感信息的系统用户权限加以控制。

机构应设置有效流程,确保只有授权人员能够进入包含敏感信息的系统。确保人员离职或调离岗位后立即调整权限。

包括但不限于:定期检查有权限接触包含敏感信息数据的IT人员。

2. 在系统内,根据机构“需要知晓”的标准进行控制,从而限制敏感信息仅对特定用户可见。用户取得包含敏感信息的报告或数据也应受到限制。

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员仅可见到其负责货币的指令,负责金融机构客户的销售人员不可获知资产管理客户交易操作的具体内容。

第三十条、 机构内部的信息交流渠道应对敏感信息进行保护。

1. 授权人员以电子或双向语音的方式传递敏感信息,可以将敏感信息泄露的风险降低。

包括但不限于:销售人员和交易员之间传递客户指令时应使用双向语音或电子渠道,而非在交易大厅大声喊话。

2. 机构应指导内部交流渠道的规范使用。

包括但不限于:

1)以内部聊天工具和邮件发送的敏感信息,要确保接收者具有接收此类敏感信息的权限。

2)交易员从人民币外汇交易团队调至其他交易团队后,应立即从有关人民币定价的聊天渠道中移除。从交易柜台发送到机构内部广泛传播的市场行情邮件中不应包含任何客户涉密信息。

3. 书面交流方式。机构应将包含敏感信息的书面交流文件进行分类,并管控此类文件传播的途径。

包括但不限于:机构应将某客户投资条款清单的打印件清楚地标记为“客户涉密”,并建立整套流程,确保该文件被安全存放在负责相关客户的交易台。

第三十一条、 机构应建立员工可利用何种渠道与其他机构交流的规定,并给予员工清晰的指导和培训。尤其对员工可以在机构以外从事何种活动要有明确的规定。根据相关的风险,机构应考虑是否采取预防性措施以杜绝员工使用未授权的交流渠道。

例如:

1. 机构向员工提供一份清晰的列表,表明员工可以使用哪些渠道与其他机构交流信息,以及哪些渠道不可以使用;

2. 机构规定员工尽量使用机构建立的企业电子邮件系统与客户沟通,在机构网络中尽量屏蔽第三方电子邮件与社交网站。

第三十二条、 机构间的信息交流应受到监控。

1. 机构应制定规章,建立监控员工与其他机构交流信息的监控系统,以确保交流始终符合规定和行为规范的要求。  

2. 以合适的方式监控信息交流。

包括但不限于:

1) 在与竞争对手交易的电子渠道中,机构可以安装实时监控系统,以防止出现任何可能违反相关竞争法规的交流行为。

2) 对机构与其客户之间的电子邮件,机构可以采取每月抽查的方式来监控信息交流。

3. 机构应根据监控方式安排合适的人员负责对各渠道进行监控。

包括但不限于:

1) 机构可指派一名高级销售主管作为机构与大客户之间聊天渠道的监管人,定期检查该渠道的交流是否符合机构规定的要求。

2) 机构可指派一名合规管理人员定期对电子邮件进行检查,查看是否有需要调查的字词出现。

信息管理

第三十三条、 市场参与者应当制定适当的规则和程序,按照本准则的标准,在市场参与者之间和参与者之外保护涉密信息和交易信息。该规则和程序至少应包括:

1. 市场参与者之间不应相互透露除了执行交易和后续交易相关行动之外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其相关交易头寸,与客户或其他市场参与者逐笔交易的信息),确保不披露任何涉密信息;

2. 市场参与者不应向其他参与者透露客户或对手方交易金额及方向等具体指令交易信息;

3. 市场参与者不应披露非公开信息。

第三十四条、 交易人员与经纪公司应随时对所有涉及交易者的相关交易内容履行保密义务。

第三十五条、 经纪公司应小心谨慎地给予交易人员意见或传递信息,并且不应泄漏有关个别客户操作的涉密或敏感资料。经纪公司不应给出其责任范围外的意见(包括但不限于关于评估交易对手方信用的意见)。

第三十六条、 关于客户交易的信息不应指向任何具体客户、指令或交易方向。不应披露任何能够追溯到某具体客户的信息:

1. 客户名称不应向外部透露,也不可以使用代码名称或行话;

2. 客户群应以一般性的方式称呼,例如,“机构”、“现金”、“对冲基金”、“模型”、“交易型的”、“银行”等;

3. 客户交易策略应以“长期”、“短期”、“快钱”等来描述;

4. 客户位置应以地区进行模糊描述,如“欧洲”、“日本”、“北美”等, 无须具体化,不要让其他市场参与者能够轻易地从描述的客户位置猜测到交易方向及来源;

5. 执行指令应仅以价格区间的形式披露,而不是某具体客户、交易方向或指令类型格,包括止损和点位,无须提及具体金额。

6. 执行时间应以概括的方式来描述,例如,“今天早上”、“近期”、“几小时前”等。

第三十七条、 市场参与者默认其交易对手方不会将有关交易操作或头寸透露给外部人士,除非此类信息:

1. 为促成交易的执行、处理、清算而透露给代理、市场中介(如经纪公司和交易平台)或其他市场参与者;

2. 相关法律法规要求报告给市场基础设施提供者(如交易数据库或中央银行);

3. 交易对手方或客户同意透露;

4. 相关监管或政府机构要求提供,或根据法律法规的要求需要公开的;

5. 透露给可以对信息保密的顾问人员。

第三十八条、 尊重客户对保密性的要求。若客户对委托细节敏感,应对披露做出相应限制。

第三十九条、 不应将机构的委托交易指令对外透露。对交易对手方的保密要求也适用于做市商自己。

第四十条、 若客户要求获得额外的信息,参与者应明确告知在提供市场行情时何种信息可以披露,何种信息不可披露。

第四十一条、 管理层应要求员工具备分辨和恰当处理涉密或敏感信息的能力。管理层需培训员工,并制定相关的规章,让员工充分了解市场标准、内部规定和相关的程序。

第四十二条、 员工应该全面了解与交易有关的基本原则与法规,杜绝向外披露涉密信息,如发现涉密或敏感信息被泄露,应及时上报管理层。

第四十三条、 市场中介和销售人员常因工作需要获得管理层、客户和对手方告知的重大价格敏感信息。未经允许而披露此类涉密信息被视为不道德行为,也可能因违反保密规定甚至触犯法律。应防范市场参与者暗示不合作就会减少给予市场中介或销售人员业务以获取涉密信息的行为。

第四十四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参与涉及试图获取非公开信息的活动,或通过此类活动为自身或其客户牟利。

第四十五条、 在向交易对手方披露资料时,应避免过早披露。例如,经纪公司应在确信双方均有真实意图进行交易时才披露真实交易方的名称。

第四十六条、 某些情况下,当交易方名称可能不为他方所接受时,经纪公司不应透露拒绝方的名称。有时候这可能造成被拒绝方认为,经纪公司的报价或汇率可能实际上根本不存在。遇到此种情况,监管机构或其他中立机构可在双方之间进行协调,确定拒绝方对此报价拒绝的理由。

第四十七条、 经纪公司依法应以书面形式充分披露与更新任何重要关系人的名称及其相互关系程度等相关信息(例如,共同承担管理责任及相互持股或投资的情况),并对客户履行告知义务。

第四十八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转述任何已知是虚假的信息或没有根据的市场谣言。在讨论可能是不正确、并可能伤害第三方的未经证实的信息时,应格外小心,此举可能干扰市场秩序或造成对他人的损害。在遵守各项适用法律和法规的基础上,并不禁止告知客户关于市场盛传的某种传闻,但应确保员工受到培训,可以识别何为市场盛传的传闻,并已经规定此类信息的处理方式。

第四十九条、 员工应将不合规行为迅速告知管理层与合规部门。管理层应制定预防员工违反规定的管控措施。例如,发生泄密的情况,管理层应当立即调查,采取补救措施,并制定相应的处罚条款用来约束员工。

信息交流

第五十条、 在进行内部和外部的信息交流时必须遵循以下原则:(此为指导性,并非强制施行)

1. 信息交流应真实、清晰、公平、诚实,不具有误导性或操纵性。

2. 市场参与者不应做出不诚实、误导性或不真实的市场信息交流,也不应遗漏任何重大事实或条件。(此遗漏在提交材料的上下文中会使信息交流产生误导性)

3. 机构内部或与外部的任何市场信息交流不应为不当目的进行。市场参与者不应通过制造或贩卖(与市场相关的内部和外部)传闻为自己或其客户牟利。

4. 参与者必须能够解释相关市场信息交流所依据的数据或基础信息。如有需要,须能够提供合理的证明。所有观点和意见都必须有可以被证实合理的基础,并经过适当的分析和调查。

5. 市场信息交流的内容必须包含真实、独立的评估,以及对该交流的公正评价。

6. 在市场交流开始前,其作者必须至少做到能提供对其观点或意见的合理分析和解释。

7. 市场参与者应考虑相关信息交流时的负面影响,包括客户、经纪公司和交易员公布或传播的信息。

8. 市场参与者不应使用、复制、转发、再散布或以其他方式公布任何不属于其机构所属的调查、信息、数据或其他文件,除非首先取得该材料所有者的同意,或得到其授权。

9. 在交易操作时,市场参与者有责任保持一贯的专业性,确保小心谨慎,不误传交易信息,使用清晰无歧义的术语。

10. 为防止可能给机构带来负面影响的信息交流,市场参与者不应参与任何意在隐藏市场信息交流或规避其机构管控系统的行为。使用暗语或密码文字以掩盖市场信息交流性质的行为都是禁止的。

11. 不可因员工在市场信息交流中表达了与本机构业务利益相冲突的观点,报复或威胁该员工。包括停薪、减薪、降级或采取其他对该员工不利的行为。

12. 所有信息交流的记录和保存必须确保:

1) 记录未经机构批准不应损毁、粉碎或以其他方式处理;

2) 记录或文件不应造假,包括电子邮件和其他形式的电子文档,其时间、日期和内容都必须真实。

13. 应对正式的信息交流渠道做出规范。

1) 如果是机构内部业务的交流,不应与其他外部人士讨论;

2) 未经允许,不应与新闻媒体或其他媒介公开业务事项或业务相关信息;

3) 机构的专有信息(包括客户名单、战略文件、规划文件、制度或流程)不应发送至任何私人电子邮箱。禁止在机构外公开公司收入、客户或组织结构图数据,或将此类数据发送至私人电子邮箱;

4) 防止做出可能给对手方或客户带来负面影响的信息交流。不应利用市场参与者与对手方或客户之间交流的信息,做出对该对手方或客户不利的行为。

14. 需管控潜在的利益冲突,避免员工与对手方或客户之间的不当行为。如:修改客户指令的价格、交易信息、生效时间或其他可能引起员工不知情地卷入相关第三方不当行为的风险因素。及时关注对手方进行任何可能牺牲某机构的独立性、造成利益冲突或可能出现潜在不当行为操作的企图。

15. 机构应使用已批准的信息交流模式和渠道向员工发布清晰的指导方针。

第五十一条、 应以与起草其他书面材料相同的审慎态度起草电子邮件。发送的电子邮件与寄送的带有机构抬头的信件和传真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即使是内部邮件也通常会构成官方或机构信函。不应将任何使用机构电子邮件系统发出的电子邮件视为“非正式”或“非官方”的。

第五十二条、 所有聊天工具的信息交流都必须以专业、道德、合法的方式进行。所有内容都可能被公开,并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向其提供。管理层应该制定规则加强聊天工具的管控。

第五十三条、 与新闻媒体交流时的注意事项:

1. 所有与媒体进行的信息交流均须事先取得授权;

2. 个人事先必须取得机构信息交流主管的批准,否则不应与新闻媒体或其他媒体讨论关于机构或客户的问题;

3. 市场参与者应经过认真考虑后审慎发表意见。

第三章 交易执行

第五十四条、 交易人员应充分了解并遵守法律、法规、所在机构的内部规定以及所有相关的国际市场交易惯例。

交易授权

第五十五条、 管理层应制定妥善的制度和程序,以书面形式授权交易人员的角色和职责。授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交易的市场类别、交易品种、交易期限、交易额度和交易平台。应提供足够培训,确保员工充分认知自己的角色和职责。

第五十六条、 制定交易授权后,应定期进行检查。对现有的授权条款做出任何修订,应立即通知交易人员。

第五十七条、 只有获得授权的交易人员才可以从事交易议价、开立成交单或操作系统录入交易内容。

第五十八条、 机构应根据交易对手信用状况、偿债能力及内外部评级等因素核定授信,并在交易中严格执行所在机构授信规范。交易人员在交易达成前应检查交易对手授信情况,避免超授信交易。

第五十九条、 建议管理层将其授权交易人员名单通报交易对手方,并在有修改时提供最新版本名单。

交易安全

第六十条、 管理层应对交易人员、交易室门禁、交易室设备、交易操作信息系统和所有涉密文件存取分别制定严密的安全管控措施。

第六十一条、 管理层应当严格管控非交易室人员和访客(包括系统维护操作员等)进入交易室。非交易人员或外部访客进出交易室应限制其停留时间与次数。对于拜访时间的限制应以书面形式明确制订执行程序。引进外部设备时,应执行严格的安全检查。加强基本的核准管理,操作系统使用人员不应拥有权限更改系统的各项功能。所有系统应分派给有明确业务权限者,由其负责系统更改的核准事宜。

第六十二条、 机构应制定并严格执行强制休假制度。正在强制休假的交易人员应严禁交易,不应进入交易室,也不应有任何远距离接入交易系统的权利。在强制休假期间,除因特殊情况,并获得机构授权人正式批准外,交易人员应避免与客户和同事保持业务联系。

交易价格

第六十三条、 市场参与者如无意向成交,无论是故意还是疏忽,不应报价或发起交易请求。

第六十四条、 市场参与者在银行间市场所报的价格应当被视为有效价格(“实价”),因为其他原因成为参考价的情况除外。交易员若以有效价格提供报价,不管该报价是直接向交易对手方做出还是通过经纪公司、电子交易平台等进行交易,就应按照报价履行其可交易的金额。

第六十五条、 若已确认交易对手名称,而且事先核定了该交易对手的授信类别,则在其信用额度内,交易人员若使用有效价格,则有义务与交易对手以该报价进行交易。例外情况为,该交易对手的信用额度已用完,则交易人员可正当拒绝该笔交易。

第六十六条、 若交易机构允许其员工拒绝成交(例如,处理不曾预料的市场操作和多项交易行为,或不能接受某一交易方的名称),此市场参与者应制定规章明确描述允许拒绝的情况,以及设定可行的标准。市场参与者还应设立系统和管控措施,监督并确保员工遵守此规章的执行。

第六十七条、 为避免误解,建议所有即期与远期外汇交易的报价应包括“大数”(Big Figure)。为简便与效率,做市机构习惯在OTC(场外市场)或银行间市场的原始报价上省略“大数”,其前提是交易双方对“大数”已有真实与正确的认知,交易能在放心与安全的情况下进行。必要时,可从公开市场数据中加以确认。

第六十八条、 若市场急剧波动,以致对记录真实市场“大数”有合理疑虑,只要在成交时此汇率落在当时真实市场汇率较宽的价差范围以内,此笔交易所达成的汇率仍然有效。

第六十九条、 在剧烈波动的市场报价中使用“大数”是值得采用的做法。在未使用“大数”而又发生有关报价争议的情况下,如交易一方明显是误会了“大数”,或者有关报价明显与市场价距离较远,则另一交易方仍然坚持沿用错误成交的价格是非专业的做法。

第七十条、 如果市场波动剧烈,致使“大数”也大幅变动,若不能肯定哪一数字是准确的,应采用成功成交的报价。

第七十一条、 任何通过语音沟通的交易,一旦成交后,其中一方必须复述所有交易的具体条件及汇率(包括“大数”),以确保双方交易明细保持一致,并被录音记录。

第七十二条、 交易人员可以不接受某一交易者而拒绝与其交易,但交易人员不可当得知此交易对手名称后修改价格。

第七十三条、 在快速波动的市场中,通常报出的价格只在很短时间之内维持有效。交易人员有责任确保能够及时取消通过经纪公司操作的已过时报价。

第七十四条、 在快速波动或流动性差的市场,交易员应能够清楚地将报价时限指令告知经纪公司。在经纪公司方面,应不时向交易员核实其报价是否仍然有效。如果,交易员已经清楚地表明 “你的风险”(Your Risk),而此报价在一段时间过后才被成交,交易员有权通知询价方此旧报价已经无效。如果询价方需要更多的时间考虑,则应说“我的风险”(My Risk)。此情况下,报价方给予的旧报价只成为参考价格。询价方应该问 “现价如何”(How Now)来向报价方取得另一最新报价。

第七十五条、 市场参与者在客户交易中的加价应公平合理。

加价指可能会被计入交易最终价格的价差或收费。目的是因一系列原因对市场参与者进行补偿,包括承受的风险、承担的成本和向某具体客户提供的服务。

1. 市场参与者可应客户要求,就外汇有关加价情况予以说明。

2. 市场参与者应具备能够使员工给出公平加价的规章和流程。此规章和流程应包括:

1) 员工向客户收取的价格,在适用市场条件和内部风险管理的做法方面应公平合理;

2) 员工在确定加价时应秉承诚实、公正和专业,包括不向客户做出任何关于加价的错误表述。

3. 市场参与者应制定相应流程,以监控其加价的作法是否符合规章、流程和对客户的披露要求。加价应在机构内部受到监控和具备规范的上报程序。

第七十六条、 交易人员应承诺完成其通过经纪公司做出的有效报价(只要交易对手方的信用额度充足),直至此报价已完成、失效、被其他更好的报价代替或此经纪公司已与另外交易对手方以不同价格达成交易为止。

汇率披露

第七十七条、 管理层应确保员工完全了解揭示汇率信息的相关法规与重要性,机构也应以实时与诚信的态度依法规披露汇率信息。

第七十八条、 机构必须采取必要的组织设计,以确保连续披露汇率信息,而不受人为或技术失误等因素干扰。揭示的信息应完全透明,并有安全防护措施,以确保汇率信息不受人为操控。

第七十九条、 市场参与者必须重视信息管理,以免发布和设定的汇率被用于非法交易等用途。

第八十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直接或间接与其他市场参与者交流任何有关发布和设定汇率的信息。

非市场价格

第八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商定价格时应考虑是否偏离现行价格,以及对现金流的影响。

第八十二条、 市场参与者应避免以非市场汇率达成交易,此类交易可能涉及隐匿盈亏、诈欺、逃税等情况,或可能是未经授权的交易。如果收到偏离市场范围的异常交易,应立即向管理层及合规人员报告。

第八十三条、 非市场价格的使用,应视为特殊做法而非正常做法。除非为配合客户的真实业务需求,禁止使用非市场价格来延长或展期将到期的远期合约。

第八十四条、 如果确实需要使用非市场价格,应制定严格的管控措施。机构应遵守内部程序,征得管理层使用非市场价格的批准。有关决定也必须及时报告,并要附加监管审核记录。为避免发生上述违规事项,管理层应制定清晰且适当的内部管控措施及事后稽核制度,用来监控交易。

第八十五条、 当外汇远期、掉期、期权交易等衍生品需重新设定汇率时,应以当时即期汇率来设定利差,以反映交易成交时的即期汇率。

操控市场

第八十六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发起、参与或试图参与(无论是故意还是疏忽)影响、欺骗、误导外汇市场的行为或操作。市场参与者应制定相关管控制度:

1. 识别可能出现的操纵行为;

2. 鼓励员工在出现可疑交易时向其主管或指定负责人寻求指导;

3. 员工报告可疑的操纵行为,应确保通过该途径发现的问题能够被恰当、透明地解决。

第八十七条、 需禁止以下操控市场的行为:

1. 操纵收盘价,即在收盘或结算窗口期间买卖产品,试图改变收盘价或定盘价。上述行为可能发生在年度或季度投资组合或指数估值时,试图影响资金估值的结果。

2. 寻求或收集其他机构关于基准价或定盘交易策略或意图等非公开信息,进行对基准价有不当影响的行为。

3. 进行交易的目的在于影响另一个市场上相同或相关产品的价格。

4. 为不正当目的(包括但不限于影响某种货币或基准)与他人协同确定交易的时间、方向、数量、币种等内容。

5. 不当利用尚未成交的客户交易指令进行交易(“非法预先交易”)。以善意对冲、风险管理或做市为目的,或者为了完成预先制定的交易策略进行的交易是被允许的,但是必须确保对冲操作与其管理的风险相符合。

6. 从事虚假多档报价或欺诈行为,即下达交易指令时并无合理的交易意图,目的为营造一种需求或供给方面的误导性印象。

7. “倒量交易”即执行一系列交易,但市场风险没有真正改变,也没有合理的经济理由,其目的在于营造市场上更大活跃度,影响产品价格,或者帮助经纪公司或销售人员获得更多佣金。

8. “哄抬价格”即通过一系列交易,营造活跃度或价格变动方面的错觉。

9. “诱导交易”,即在持有多头(或空头)头寸的同时,散播误导性的利好(或利空)消息,目的在于影响价格然后按照更高(或更低)价格卖出(或买入)。

10. 通过不当交易触发(或防止触发)止损交易指令或期权合约,如推动市场价格靠近或者远离触发水平的交易。

为了风险对冲或实现预先制定交易策略进行的交易,尽管触发(或防止触发)止损交易指令或期权合约,不构成市场操纵。与对冲的风险相符的交易不会受到质疑,但仍须提供合理的交易理由,证明交易目的不是为了触发止损、障碍或其他触发设定,并且确保交易是在考虑市场影响的情况下以合理适当方式进行的。

11. “独断性逼仓”行为,即某一方对于某种产品、相关投资或者衍生品合约标的的供应、需求或交付具有重大影响力,并且利用影响力逼迫他人必须交付、接受交付、延迟交付某产品、资产或衍生品合约。

12.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即通过供应或需求的支配地位,直接或间接影响买入(或卖出)价格,或促成其他不公平的交易行为。

13. 与其他市场参与者协调行动,影响客户交易指令的定价、执行或回应客户交易指令。

14. 制造和散播谣言(而不是披露谣言存在),或者进行有悖于行业守则、监管人员或市场监管机构规定的任何行为。

交易用语

第八十八条、 市场参与者应使用十分明确的交易用语,尤其应清楚说明交易方向。

第八十九条、 在适用情况下,市场参与者应签订国际或国内承认的主协议,特别是在期权等衍生工具产品的交易的时候。如果对协议中的用语有任何疑问,应立即与交易对手方澄清。

交易指令

第九十条、 在处理指令时,市场参与者应做到如下内容:

1. 使用能被所有交易对手理解的明确且无歧义的语言;

2. 明确所报价格是有效的市场价格,除非另有具体说明,经纪公司给出的报价应被视为可以按照市场惯例金额成交的有效价格;

3. 交易指令必须以交易为目的。任何误导市场交易价格信号的行为都可能构成市场操纵;

4. 必须及时执行指令和披露指令处理规范。例如,按先来后到的顺序或按客户要求的急迫性排序。

交易确认

第九十一条、 交易员口头上的交易承诺视为具有有效的法律约束力,而随后的书面确认文件则视为交易凭证,并不会超越先前的口头约定,交易若仅以确认文件为凭,并非最佳实务做法。

第九十二条、 为降低交易后续可能产生的争议,交易人员应在口头协商条款时,尽快与对方核对所有已同意的重要事项,并在稍后尽快确定任何其他细节。

第九十三条、 若通过传统语音经纪公司撮合交易,经纪公司应主动在交易达成时,立即为买卖双方交易人员汇报成交结果。一般而言,只有在传统语音经纪公司向交易双方汇报成交结果后,并经交易员确认,这笔交易才视为正式成交。经纪公司在没有获得交易员口头确认之前,不可认定此笔交易已经完成。

止损指令

第九十四条、 在发出和接受止损交易指令之前,有关交易方应清楚理解各项条款。

此类条款应以书面形式明确说明以下内容,包括但不限于:

1. 此交易指令的有效期;

2. 触发此交易指令的情况和条件;

3. 在发生执行价格偏离的情况下,交易对手方接受交易指令的责任。

第九十五条、 止损交易指令的内容除明确交易条件外,也应具体列出双方同意留单的有效期限或其他任何限制条件,这些都要符合止损交易指令的管理要点。

第九十六条、 接收止损交易指令的机构应完全理解其责任和义务,并应在达到触发水平时立即执行止损交易指令,但是,除非交易方之间已预先达成协议,否则可能由于市场的迅速转变,不能保证可按预定的价格执行止损交易指令。

第九十七条、 机构如通过电子交易平台发出止损交易指令,应高度重视电子平台会自动触发此交易指令,机构应完全认识到可能发生的影响。

第九十八条、 以电子交易平台交易时,市场参与者需明确知道自动止损的市场含义及内容。当机构接受止损单之后,有迅速执行此止损单的义务,除非双方另有书面规定,否则并无法保证与交易对手以固定价格成交。

第九十九条、 双方应有适当的沟通渠道,当市场出现异常状况,价格大幅波动时,接收指令者应与下达指令者保持密切联系。

第一百条、 对于市价是否达到触发水平产生争议时,不论以何种数据源为依据判定市场价格区间,均较难取得完全正确无误的资料。任何数据源,例如,某一经纪公司或电子经纪平台被要求提供市场价格的高低点时,其可能并无当日所有交易区间范围数据,而仅能显示其交易系统内成交价格的高低点或参考价,所以应该参考所有公认的市场数据源,使用交易员们公认的市场交易价格幅度作为参考,并以专业谨慎的态度加以判断。

第一百〇一条、 不同类型止损交易指令,会导致成交情况的不同,而不同的附带条件,可能导致留单未能顺利成交或包含主观判断。因此,在止损交易指令下单与被接受之前,双方必须清楚了解这些不同与附带的条件,并达成共识。

第一百〇二条、 在止损交易指令已完成下单后,双方对于执行条款不应存在误解。若出现“触价止损”、“买入(或卖出价)止损”等条件或其他术语,同意事项中必须清楚界定其使用术语的准确含义。

第一百〇三条、 在制定相关应变计划后,应定期检查,还应组织演练使管理层和员工熟悉突发情况下的处理流程。

交易记录

第一百〇四条、 市场参与者之间的信息交流应被记录,这有助于监控和争议的解决。

1. 市场参与者应建立记录与其他机构之间信息交流的方法。

2. 所有信息交流的主要渠道均应被记录,包括语音、电子等,包括但不限于:

1) 电话线路的语音记录;

2) 电子邮件和聊天记录等数据的保留;

3) 面对面交流的会议记录或笔记。

3. 机构应建立交流记录的保存规范。此规范应包括:

1) 记录需要保存的期间;

2) 可以查看获取记录的人员名单及权限。

第一百〇五条、 交易人员必须负责管控与交易对手因交易所产生的头寸,并应由交易系统立即记录。

第一百〇六条、 机构应使用录音设备。交易人员与交易方所有通话内容,以及后台操作有关确认交易、执行付款和其他指令等有关的电话内容均必须纳入记录范围。交易方之间出现分歧和争议时,该记录可以帮助调查和解决。

第一百〇七条、 机构应限制在交易室内使用绕过录音系统的移动电话叙做交易及处理有关交易事宜。

第一百〇八条、 有关电话录音与电子信息的记录与保存期间,应有明确定义与执行的规范性文件。应制定规章,确保适当的处理录音,以保证录音的安全、完整和保密。保留期应根据交易性质决定,一般录音内容或其他记录的保存期限至少十二个月。只有在从事较长日期的利率掉期、远期利率合约或类似的金融产品交易时,可能会在稍后的日期才发现错误(例如,交易的资金流开始产生时),为慎重起见,需考虑延长相关交易录音带的保存期限。

第一百〇九条、 关于使用电话录音与电子信息记录的规范,应有相关的管控措施,以确保录音及其他记录不会被蓄意或意外中断。无论是使用中或已储存的录音资料及电子文字信息记录,必须管控人员接触的范围,以避免遭受破坏或修改。

与客户交易

第一百一十条、 市场参与者在与客户交易时,应以书面协议注明下列交易原则:

1. 客户应了解交易的条款、条件与风险。

2. 客户应自行评估,独立决定进行交易,自行承担风险与责任。

3. 客户从其他方面了解的任何信息、解释或交流,均不应被视为进行交易的投资建议,除非法规认定此类信息为投资建议。

4. 交易双方之间不存在咨询或受托关系,除非法律规章认定金融市场专业人员提供给客户的服务为咨询或受托关系。

5. 若金融机构认为对客户做出建议或解释仍不完善,则应清楚列出建议或解释背后的假设或预测。客户在决定是否交易前,应了解相关说明。

6. 若金融机构提供建议服务,应以商业上合理的方式进行。

第一百一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在为客户提供意见或代表客户交易时,应在以下方面谨慎处理:

1. 避免向客户做出失实说明或向客户转达不准确、带有误导成分的信息。

2. 在达成交易之前,确保客户完全明白所获产品的性质和可能面对的风险。涉及复杂交易(例如,某些衍生工具)和新的金融产品时更为重要。

3. 确保将要进行交易的性质、复杂性和风险适用于客户,应考虑客户的财务状况、教育背景、投资经验和对金融事务的理解能力等因素。另外,也应顾及相关政策指引和其他规定的要求。

第一百一十二条、 市场参与者应确保客户能获得与其交易的对手方授权交易员的名单,并且可及时获得有修改后的最新版本名单。

第一百一十三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披露单笔交易信息、具体对手方姓名或其他非公开信息。在遵守本准则和其他适用的法律或法规的基础上,本准则并非排除向客户介绍市场的整体状态和趋势(常被称为“市场行情”)。但给出的任何市场行情都必须经过充分的整理与涉及敏感信息时的匿名处理,不应披露敏感的交易信息或非公开信息。

第一百一十四条、 交易员不应询问或者以任何方式迫使交易对手或经纪公司提供涉密或敏感资料。金融机构内的交易人员也应该拒绝客户希望获取涉密或敏感信息的要求。客户不应向交易人员索取涉密或敏感信息。

第一百一十五条、 市场参与者不应通过从其他市场参与者非法获取或试图非法获取可能影响市场价格的非公开涉密信息,为其自身或其客户盈利。若客户要求得到额外的信息,必须告知客户或对手方何种信息可以披露,何种信息不可披露,并应向客户说明询问委托交易指令的具体信息、具体的期权障碍水平和敲出价格水平的行为是不合适的行为。

第一百一十六条、 市场参与者应确保与对手方、客户、其他市场参与者或其他外部各方的信息交流具有合理的依据,并且不包含不准确信息或误导性信息。

互惠交易

第一百一十七条、 鼓励市场参与者之间构建健全的交易互惠关系。除非具有书面协议,双方安排的双向交易报价,并不具有强制执行性或承诺的约束。

第一百一十八条、 双方机构的交易员可依据共识自行决定互惠报价为长期性还是仅在特定的期间内施行。

第一百一十九条、 在市场剧烈波动或危机期间,无论交易金额或买卖价差竞争程度如何,报价中所隐含的互惠程度,纯粹取决于双方机构间的关系。

名称替换

第一百二十条、 在市场交易中,如果由于未能获得信用额度而无法完成交易,则可以进行名称替换。

第一百二十一条、 在名称替换中,初始对手方之间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应当仔细确认交易详情,并且在他们的规章和程序范围内操作。上述交易应当作为一项更名交易进行管控。如果交易机构或经纪公司进行名称替换,他们应当事先获得管理层的批准。

第一百二十二条、 金融机构的管理层应当尽量提前向经纪公司提供不可接受的对手方名称,尽量避免迫使经纪公司要求其他市场参与者进行名称替换。

第一百二十三条、 交易机构不应以更换名称要求或者接受经纪公司的好处。

第一百二十四条、 交易机构不应进行“头寸存放”,即交易机构通过与其他市场参与者达成协议,完成一笔在未来某个日期将反向操作的交易,其作用在于不公平地操纵此交易机构的头寸或盈亏情况。

工作时间外交易

第一百二十五条、 因外汇市场在全球范围内持续24小时进行交易,国际金融机构有时会在正常交易时间以外,或交易员远离其办公室所在地后,轧平其风险头寸。工作时间外或交易室以外的交易可能会导致额外的运营风险,因此应加以密切监控。

此类交易操作只能由获得管理层批准和授权的员工进行:

1. 管理层应指明允许进行的交易种类以及设定的限额。无论如何,此类交易不应用来规避员工的交易限额。

2. 实时交易通报应以书面方式递送,若以口头方式进行,应装置录音设备。

3. 管理层应当向其员工出具根据规章批准的、关于交易限额的书面指南。

4. 管理层应列出已经授权进行工作时间外或交易室以外交易的交易员名单,并对交易实时反馈与登录方式制定明确的程序规范。

5. 为了管理工作时间外交易,金融机构应当规定正常的交易时间,并且管理层应当就正常交易时间在其交易室进行的所有交易操作制定适当的管控制度。

第一百二十六条、 交易各方之间应保持密切通讯,特别是在市场剧烈波动或者有不寻常波动的时候应互相密切通讯。

第一百二十七条、 当外汇报价引起争议时,报价若明显可证明有误,并偏离当时市场汇率,若一方坚持必须履行此错误汇率价格的做法是极不专业和不道德的行为,应予以更正。

第一百二十八条、 交易一经交易中心交易系统确认达成,任何一方不得擅自撤销,除非以下情形发生且交易双方协商一致:

1. 交易对手机构授信额度超限;

2. 成交价格明显偏离市场价;

3. 操作失误;

4. 其他监管机构认可的情形。

第一百二十九条、 机构仅可撤销当日已成交交易,不可撤销上一日及之前成交的交易。如需撤销非当日成交的交易,交易双方协商一致后应向交易中心提交应急撤销交易申请。

第一百三十条、 因特殊情况,交易双方可向交易中心申请应急交易或应急撤销交易。

第四章 风险控制

风险管控体系

第一百三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应促进并保持一个有效的管控环境,以便高效地识别、计量、监控、管理及汇报与其参与外汇市场操作相关的风险。

第一百三十二条、 市场参与者应意识到金融市场交易存在的各种风险,还应对欺诈和其他一般商业风险保持警觉。应制定充分的管控措施,确保交易工作的妥善进行。

风险管理构架

第一百三十三条、 谨慎的风险管理工作,可帮助保护机构免于承受过度的亏损风险、提高抵御震荡的能力。有效的风险管理架构最少应该包括以下组成部分:

1. 在整个机构范围内实施全面的风险识别、计量、合并计算、监督规范,并形成文件;

2. 由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实施有效的监督;

3. 由管理层执行妥善的风险承受控制机制,以及谨慎地制定风险承受限额;

4. 将风险管控机制清楚地通报机构内部,以提升人员认识和确保有关规定获得遵守;

5. 要有强大的资讯系统、充足的人力资源,以便有效地进行监督和及时汇报;

6. 将风险管理职能从风险承受和运作部门中分离开来;

7. 对不同的风险管理职能,清楚地授予责任和权力;

8. 对于新的产品、服务和程序,实施严格、谨慎的风险评估和审批。

第一百三十四条、 全面风险管理制度的其他重要元素,还包括与有效的风险管理、健全的会计制度,并使用适当的报酬激励机制。

第一百三十五条、 会计制度和标准应该被适用于所有金融产品。建议定期对风险控制措施进行独立的检查。

第一百三十六条、 机构应采用适当的信用风险缓释措施,控制其交易对手方的风险。常用的缓释措施主要包括:采用净额清算、抵押品、保证金安排等。

第一百三十七条、 应以书面制定信用风险缓释措施制度和程序。管理层也应确保设置健全的制度管理此操作。

风险计量

第一百三十八条、 在计量不同风险种类(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的相关性时,应采用综合性方法来确定和计量风险。包括,名义性计量法、因素敏感性计量法、期权性计量法、压力测试和情景模拟。

第一百三十九条、 机构应不时检查其风险评估方法,从而确保其方法的复杂性符合机构承受的风险类型、性质和水平,也应与此类因素的变化相一致。同样,采用的风险评估假设应定期检查。

第一百四十条、 市场参与者也应认识到,各项假设的有效性可能会在市场剧烈波动时急剧出现变化,实际风险有可能高于计量出的风险。

交易限额

第一百四十一条、 机构应通过制定各种风险的承受限额控制风险。

1. 止损限额:制定止损限额,来避免累计亏损在特定时间之内(例如,一天、一周、一个月等)超过特定水平。

2. 未平仓限额:制定总计限额,可以限制多头头寸(或空头头寸)的总额。

3. 流动性限额:制定流动性限制,以便在市场活跃程度下降,进行对冲、融资能力下降时,限制未平仓风险。

4. 期权限额:主要用于控制期权的风险,包括Delta、Gamma、Vega、Theta和Rho限额。通常会采用一组矩阵型的限额,以便在不同情境下,进一步限制合计净现值的可能波动幅度。

5. 交易对手方合计限额:用来对某一个交易对手方的总信用风险做出限制。此交易对手方在一切业务种类上的信用风险合计出总额,但允许净额清算与抵押品安排。

第一百四十二条、 应以书面文件形式,妥善制定批准程序,设定风险限额。其中应设置有效的报警系统提示功能,使管理层警觉到有关限额已经达到。应清楚地制定应采取的行动方案,包括批准超越限额的授权和程序,及制定有人蓄意、多次违反限额规定时应采取的处罚条款。

风控措施

第一百四十三条、 有效的风险监控要求以下常规措施:

1. 交易室和后台办公室在物理上和职能上要各自独立,包括分别不同的汇报路径;

2. 以妥善的文件形式制定操作守则,确保以下事项:

1) 妥善的成交记录—妥善地记录所有交易,以便能够及时、准确地汇总风险头寸并进行监控;

2) 及时进行差异对账—前台系统、风险管理系统、后台系统和会计系统等之间的差异,应能及时识别进行跟进;

3) 及时发现并改正超出限额的状况;

3. 建立高效的汇报机制,包括应向高级管理层做出特别报告;

4. 出于风险管理和会计目的,独立核对价格和收益曲线;

5. 对收益异常地偏离预期水平的情况做出检查;

6. 整理足够的资料,以便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定期评估风险承受程度。

新产品的风险管理

第一百四十四条、 应为引入新的产品、服务和程序,制定妥善的批准流程。机构内的相关部门,例如,法律、合规、会计、独立风险管理(关于每一种类型的风险)、营运系统和内部审计等,应参与新产品批准程序,以确保准备推出的新产品的所有风险均妥善地识别和予以应对。

第一百四十五条、 批准或拒绝新产品建议的评估和理由,应妥善的以文件记录。各部门如果同意新产品的推出,或者已对新产品的推出做好准备,可签字确认。

第一百四十六条、 产品推出后,应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应通报参与新产品批准程序的所有部门。

第一百四十七条、 应由独立于业务职能的产品控制部门负责执行新产品的审批程序。

第一百四十八条、 新产品、服务、程序应仔细、明白地加以定义。如对现有产品做出大幅度更改(例如,更改交易对手方种类、产品货币、交易平台、决定利率条款、抵押品要求等),应视为新产品。

第一百四十九条、 准备纯粹作为背对背交易的产品,亦应进行全面评估。这可以帮助避免由于未向客户详细解释金融产品的风险特性以致对机构造成潜在的声誉和法律风险。

第一百五十条、 已经通过审批但在一定时间过后尚未推出的产品,应再次通过新产品审批程序,以确保在推出产品之前,已经考虑到财政、经济、社会或政治形势的变化所引起的新风险。

第一百五十一条、 所有相关业务人员应在扩展新产品或新业务之前,参与相关操作,在有效管控下推出新产品。相关业务包括前台、信用风险管理、财务会计、人力资源、信息科技、合规等部门。

危机应对

第一百五十二条、 银行应考虑危机情况的发生并做出预案。

员工应当了解:

1. 在发生可能影响清算的危急情况时适用的程序;

2. 替代性的清算程序及其执行方法;

3. 通知的对象以及如何将支付指令的变更或取消通知往来账户银行。

第一百五十三条、 应当妥善保存现有往来银行员工的通讯录,其中包括各家往来银行的紧急联系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

第一百五十四条、 市场参与者应当对危急情况进行系统性测试,以确保其员工熟知替代性程序并且能够有效操作。

第一百五十五条、 市场参与者应当事先制定业务连续性计划,以备发生大规模灾难之时遵照行动。上述业务连续性计划的有效性,应当通过内部规则阐明责任和共同担负职责的定期演练加以保证。

第一百五十六条、 市场参与者应当了解清算系统运营商制定的业务连续性计划,并且将其适当的纳入参与者自己的业务连续性计划中。

第一百五十七条、 如果发生大规模灾难,市场参与者应当与清算系统运营商一起,经与主管部门磋商,齐心协力保持并且尽快恢复外汇市场的功能。

第一百五十八条、 一旦发生不可预见事件,中断市场操作,损害正常交易和清算,市场参与者必须依照高水平的专业和道德标准进行交易管控。市场参与者之间的谈判应有诚意地进行,并由具备合适授权的人员做出决定。不应只选择性地完成尚未完成的交易。

第一百五十九条、 在可行情况下,市场参与者应与交易对手方、经纪公司、清算和付款代理商、客户和监管机构保持密切联系。如果可以,在市场中断时进行的通讯应加以录音,或及时以书面记录。

第一百六十条、 虽然监管机构可以就如何有序地解决受影响交易提出建议,但各方仍有主要责任进行双边谈判,根据合约条款寻求解决。

第一百六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应尽可能在合约之中加入应变措施,以处理特殊事件,当中可包括在不能获得特定参考汇率或利率时决定有关汇率或利率的机制。在发生市场中断时为交易进行的清算,应以合约早已注明的条款作为依据。

第一百六十二条、 对于外汇交易,如果其中一种货币的清算受到市场中断事件影响,合约方应尽可能在受影响的货币清算的起息日期之前,就交易的处理方法达成一致意见。若单方面暂停清算可能引起信用甚至系统性风险,应避免此类处理。

第一百六十三条、 为确保差异获得迅速解决,与交易对手第一次接洽应以电话进行,而且最好为录音电话。若因时差无法电话接洽,建议以授权传真、电子邮件或授权SWIFT进行。依法规必须确保实务上可行,应附上有机构署名的信件为附件。

对账估值

第一百六十四条、 交易对账有助于尽早发现遗漏、不完整或者错误的记录,并且尽快将问题通知对手方和客户。鼓励市场参与者对所有账户进行交易和余额对账。如果通过对账程序发现任何不符,则前台、客户和相关机构应当尽快启动调查。

第一百六十五条、 负责交易对账的部门应当实行明确的自动调整程序,以尽量减少调查过程中潜在的中断或延迟。

第一百六十六条、 如果负责确定交易头寸市值的人为了进行估值获得外部数据,此人应当核实计算所用的相关价格水平、波动性和其他标准。

第一百六十七条、 当交易估值需取得外部资料时,机构内应当有一个完全独立于前台的部门负责核对头寸的市值,并且施行相关程序。

第一百六十八条、 市场报价是对所持头寸估值最好的方法,屏幕报价、经纪公司及其他第三方报价均是有用的数据源。若无法取得公认的市场价格,应有一系列核对措施以确保定期并正确地衡量所有价格。屏幕买卖价差通常是最恰当数据源,交易人员应确保其了解报价基础及其所代表的意义。

交易人员应考虑:

1. 交易金额;

2. 是否为非活跃市场的买卖价差;

3. 是否为最后实际成交价;

4. 若估值无法依据实际交易价格,何为计算基础。

第一百六十九条、 交易人员应详细说明特定交易或金融工具应取得哪些外部信息,应详细说明估算价格的依据,包括收盘价格、中间价、参考报价或有效报价。

第一百七十条、 交易人员如果参考传统语音经纪公司数据,应确定其数据具备下列条件:

1. 数据计算正确并说明其计算依据,并有妥善的交割操作管控措施;

2. 确保提供给交易人员数据的一致性及可靠性;

3. 若有可能,应该由独立于经纪公司的交割部门负责提供数据;

4. 若通过电子系统交换数据,应确定有妥善配套操作措施。

争议处理

第一百七十一条、 依据本准则行动,有助减少误会和争议。一旦发生分歧或争议,有关各方应尽早达成解决方法,具备适当决定授权的人员应尽早加入解决工作之中。

第一百七十二条、 交易双方或经纪公司若有争议,最好由双方当事人的高层主管立即出面解决,将争议由个别交易员间或交易员对经纪公司的问题,化解为机构间的议题。

第一百七十三条、 若争议涉及金额、币别、起息日期或其他因素,以致买卖双方的一方有头寸未轧平或无法配对的情况时,强烈建议由当事人的一方(在另一方同意下更好)立即采取轧平或其他措施以缩小头寸,避免争议引发进一步的损失。轧平头寸者不应被视为承认负有责任的一方。

第一百七十四条、 当实际支付款项有错以致所收金额账面不符时,交易人员或其他市场参与者不应任意使用错账资金,并从中获取不当利益。所有涉及此笔错误收款账户的当事人,不论直接或间接有关、有误或无误,都应通力合作,公平解决纷争。

第一百七十五条、 中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以下简称“自律机制”)负责处理市场成员之间的交易纠纷。

第一百七十六条、 交易双方应本着诚信善意原则自行协商解决争议,若协商未果,交易双方可以所在机构名义向自律机制提请评判和调解,交易中心协助提供必要的交易系统取证,自律机制根据专业判断提出调解意见。

第一百七十七条、 自律机制秘书处负责将本准则的执行情况定期报告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并以适当形式向机构通报。

第一百七十八条、 自律机制将持续开展对外汇市场从业人员对于本准则和市场惯例的培训,推进市场自律。

第五章 交易确认

规章与流程

第一百七十九条、 市场参与者应为其所有外汇交易产品的确认、履约和清算建立清晰、高效、透明、有效控制风险的交易清算流程,以保证外汇市场交易清算工作及时、准确完成。

第一百八十条、 市场参与者对外汇交易进行确认和清算的操作流程、档案记录,以及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使用的内部管理规范和记录,均应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

第一百八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应充分了解每种外汇交易产品在存续期间内交易确认与清算的特点。确保相关操作人员熟练掌握外汇交易产品相关的术语、合同条款和市场惯例,熟悉各类外汇交易产品的处理流程与特点,以减少操作风险。

第一百八十二条、 市场参与者应建立监控和管理功能的框架,保证外汇交易确认和资金清算的连续性运作处理。

1. 市场参与者应具备必要的技术和操作能力,无论在正常或极端市场情况下,都能顺畅完成外汇交易的清算工作,保证交易处理的及时性。

2. 市场参与者应制定明确的应对市场极端变化的清算机制,形成书面的管理流程,并进行定期审查。

及时确认

第一百八十三条、 市场参与者应尽可能实现交易数据从前台系统到中后台系统的直通式自动传输。市场参与者应确保交易数据的传输安全、完整,使传输中的数据不会被更改或删除。当交易数据不能自动从前台部门向中后台系统传输时,应建立完善有效的监控机制,以确保交易数据完整与准确地录入中后台系统。

第一百八十四条、 市场参与者应以安全高效的方式尽快确认交易。

1. 市场参与者应在达成、修改或取消外汇交易后对交易信息进行确认,并尽快完成确认工作。若条件允许,强烈推荐使用自动化交易确认匹配系统。市场参与者还应建立相应机制,对交易达成与交易确认的职责进行有效分离。

2. 交易确认应确保以安全、标准的方式传送,市场参与者应尽可能使用电子证实和自动确认方式,并应使用标准化报文或行业公认的形式来确认外汇交易。在无法通过系统确认交易时,应使用行业公认的模板和标准化的沟通方式完成外汇交易确认工作。对于通过交易中心系统达成的交易,优先使用交易后处理平台进行交易确认。通过经纪公司安排的交易应由交易双方直接确认,经纪公司也应及时发送确认信息,以帮助市场参与者准确地簿记交易。

3. 电子邮件或传真等通信方式会增加虚假的通信和向未授权各方披露涉密信息的风险。若通过此类通信方式进行确认,应加强对确认信息的审核与管理,确保这些方式符合信息安全的标准。

第一百八十五条、 市场参与者应有效管理标准清算路径(Standard Settlement Instructions, SSIs)。

1. 市场参与者应设置为所有相关产品和币种清算使用的SSIs,并提供给与市场参与者具有交易关系的所有各方。对外收集和提供SSIs的职责应明确隔离于交易或销售人员,最理想的是由负责交易清算的操作员工执行。SSIs应得到安全的保管,并提供给所有相关清算系统,以促进直通式处理程序。与相同的交易对手方为某一产品或币种应使用同一种SSIs。与相同的交易对手方为某一产品或货币使用多种SSIs将带来较大清算风险,应尽量避免此类情况、或有效控制。

2. SSIs的建立、获取和修改(包括所有操作记录)应在获得适当授权后完成(如双人授权及复核)。在更改SSIs前,应确保提前足够的时间通知对手方。更改通知和新的SSIs应通过双方认可的方式进行传递。        

3. 所有的交易应在交割日根据有效的SSIs进行交割。在SSIs变更时尚未清算的存续交易应在清算前再行确认(双方直接确认或通过其他双方认可方式均可)。

4. 在没有SSIs(或现有SSIs不适合某具体交易)时,应尽快通过双方认可的方式,提供其他可替代的清算路径。

第一百八十六条、 市场参与者应及时完成对账、销账等账目调整程序。     

1.  市场参与者应及时核对预期现金流和实际现金流,以便及早发现账户中的错漏,掌握真实账户余额,从而采取适当的措施确保其账户余额充足。对账及销账应该由专人进行,并与可能影响相应银行账户的从事交易或销售的员工相互隔离。

2. 市场参与者应建立上报流程,用于处理在对账及销账过程中发现的任何未调整现金流或未清算的交易。

3. 市场参与者应设置必要的电子系统有效处理同业资金往来账户,尽早进行全面的账目核对、销账处理。

风险监控

第一百八十七条、 市场参与者应确保交易的更改或取消受到严格监控。

1.市场参与者更改或取消交易的流程需要明确规定,对于更改或取消交易引发的交易重新确认和资金清算(包括但不限于资金退款、倒起息等),交易双方应当尽力配合处理。

2.交易更改和取消记录,应当定期报告管理层。

第一百八十八条、 市场参与者应严密监控并防范清算风险。

1. 市场参与者应制定及时准确的量化其外汇清算风险的方法。涉及外汇操作的各管理层人员应充分理解清算流程和清算风险缓释工具运作机制。

2. 鼓励使用轧差清算(包括自动化的轧差清算系统)。使用轧差清算(包括双边净额清算、多边净额清算或中央对手方集中清算)时,应通过恰当的法律文件或制度安排保障净额清算顺利完成。

3. 参与轧差清算的交易应在被纳入轧差计算前得到确认。对于轧差清算,市场参与者应预先就轧差截止时间、各币种轧差金额确认方式、各币种资金清算流程等达成一致,形成有效的净额操作流程及业务协议。在更广泛的范围,其他降低清算风险的清算服务应尽可能被推广,包括使用同步清算机制。

第一百八十九条、 市场参与者应要求直接付款。

1. 市场参与者在进行外汇交易时应采用直接付款方式,并认识到第三方付款会极大地增加操作风险,且让所有各方面临涉及洗钱或其他欺诈行为的风险。采用第三方付款的市场参与者应就三方支付的使用制定明确的规范,所有第三方付款均应符合相关规范。

2. 此类相关规范至少应要求付款人清楚地理解为什么采用第三方付款,以及为什么进行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和其他适用法律方面的风险评估。交易对手方还应在交易前就第三方付款的安排达成一致,形成书面文件。若在一项交易执行后要求使用第三方付款,则应给予如上所述的同等水平的重视,并应取得所有必需的相关合规和风险管理必需的授权和批准。

第一百九十条、 市场参与者应具备系统和相应机制,使其可以预测、监控和管理其日内和日终的资金需求,减少清算过程中潜在的风险。

1. 市场参与者应制定明晰的外汇交易清算账户资金管理规定,并应该提前对所有付款进行数据采集、分析,包括所有交易的达成、撤销和清算日的修改,以便降低账户透支的风险。

2. 考虑到时区差异和不同交易对手要求的收付款指令截止时间差异,市场参与者应尽快发出支付指令。市场参与者应尽量通过标准报文通知账户行预期收款,使账户行可以及时发现和修改支付错误,并帮助建立上报流程。

3. 市场参与者应与其账户行及时沟通,处理付款指令的取消和修改。市场参与者应知晓单方面取消或修改付款指令的截止时间。

争议解决

第一百九十一条、 市场参与者应尽快识别并解决确认与清算中出现的争议。

1. 在交易确认与清算过程存在争议时,应首先在内部进行调查,并告知交易对手方协助尽快解决。市场参与者还应仔细核对所有可疑的交易和无法在内部确认记录来源的交易。

2. 应建立问题上报机制,将所有未确认或有争议的事项作为紧急事项解决。

3. 应将未能及时进行交易确认的交易对手定期向交易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通报,并同时定期向管理层汇报,以评估与不合规交易对手交易可能带来的操作风险。

第一百九十二条、 市场参与者应识别清算争议,并及时提交赔偿要求。

1、市场参与者应建立监控机制,及时发现未收到的付款、迟付款、错误金额、重复付款和遗漏付款,并及时通知相关各方。同时建立相应机制,及时与未付款交易对手联系,处理各种争议,并防范由此带来的商业风险。未能在清算日及时付款的交易,市场参与者应以适当方式及时进行赔偿。

2、市场参与者应建立通报机制,针对所有未收到的付款事项均应立即通知对手方的清算或交易部门。市场参与者可以考虑减少甚至暂停与清算中存在问题且持续付款不成功交易对手的业务。

第六章 经纪公司

经纪公司的选择与管理

第一百九十三条、 机构应使用书面方式制定关于核准使用经纪公司的规范,并包括其信用评估标准。

第一百九十四条、 交易机构的高层主管必须担负最终选择经纪公司或电子经纪平台的责任,并确保任何所使用的经纪公司或电子经纪平台已获得监管机构批准,通过审查以确保经纪公司适合代表其机构执行相关业务。

第一百九十五条、 无论通过传统语音经纪公司还是电子经纪平台,经纪公司是交易过程的中介者,主要为交易双方撮合双方满意的条款,以顺利完成交易。严禁经纪公司以交易的当事人身份行事。

第一百九十六条、 经纪公司的管理层应告知员工尊重所有客户的合法权益,并在每一项交易之中遵照客户的合法、合规、合理的指令进行交易。

第一百九十七条、 交易机构与经纪公司的高层主管,应积极监督交易员与经纪公司的关系,以及电子经纪平台的使用情况,以确保其所属人员都能够遵守机构的制度与规范。

第一百九十八条、 高层主管应定期检查与经纪公司或电子经纪平台的往来情况,核查业务是否有异常集中现象。

第一百九十九条、 发生交易纠纷时,交易各方应遵循公平诚信原则,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本准则,充分协商解决。经纪公司应协助提供相关交易证明材料。

第二百条、 经纪公司应与接受经纪服务的交易机构签署相关的经纪服务协议,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

交易执行

第二百〇一条、 交易人员应提前向经纪公司表明其不可接受的交易对手方种类或具体名称。交易人员可说明不愿与某些交易对手方交易的金融产品种类或到期时间。

第二百〇二条、 市场参与者必须谨慎行事,避免将信用额度争议的责任转给经纪公司,从而迫使他们进行交易。经纪公司和对手方不应滥用信用额度争议,使本来应当完成的交易变为无效。

第二百〇三条、 交易员可在交易前,对某些金融产品和不同交易对手类别,为经纪公司提供价格差别范围的指导原则。

第二百〇四条、 除非得到双方管理层的批准,交易人员与经纪公司不应访问对方的交易室。交易人员不应在经纪公司的办公室进行交易,经纪公司也不应在除自己的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安排交易。

第二百〇五条、 交易机构向经纪公司所做的报价应当保持有效,直到交易机构主动取消此价格。

第二百〇六条、 交易机构通过经纪公司进行的交易,应当在每次交易时向经纪公司表明交易额,或者事先就常规交易额做出安排。

第二百〇七条、 如果多个交易机构同时要求按照经纪公司所报价格进行交易,而要求交易的总额大于相关价位有效的金额,经纪公司应根据时间顺序在相关银行之间对有效金额进行分配。

第二百〇八条、 经纪公司应力求实时交换双方交易对手名称。经纪公司只能在双方交易人员都表达了强烈交易意向时,才能告知交易对手名称,否则不应轻易或过早披露此项信息。每次应只披露一个名称。只有在第一个名称被拒绝后,才应披露第二个名称。

第二百〇九条、 由于信用的原因,通过经纪公司进行的交易全部或部分被拒绝,经纪公司应根据与客户达成的一致意见,尽力安排调换名称或采取其他适当措施。应准许经纪公司在合理的时间,就整笔数额或原报价的余额报出“任选报价(Choice Price)”。

第二百一十条、 已经妥善履行义务的经纪公司,不必因为信用原因未能执行交易而承担责任。

第二百一十一条、 委托经纪公司提供经纪服务或通过其他方式协商一致的外汇衍生品交易,应及时逐笔录入交易中心交易系统,由系统生成成交单后达成交易。远期掉期交易应当在30分钟之内录入交易中心交易系统,超过时限未能录入的交易,交易员应及时上报交易主管,避免无协议口头交易。如一方机构系统临时存在故障,交易双方应当相互配合在交易协商一致后30分钟之内(如特殊原因,交易双方达成谅解,最迟不晚于1小时)向交易中心提交应急交易申请,按照相关规定完成应急交易。

第二百一十二条、 经纪公司与其重要关系人的交易,若不是以关系人身份完成交易,除另有约定,否则将以双方同意的汇率为准。

经纪佣金

第二百一十三条、 经纪公司应就经纪佣金和列出的方式与交易人员达成一致意见。经纪佣金的谈判由机构高级管理层负责进行。

第二百一十四条、 金融机构以及经纪公司应当约定经纪佣金。经纪公司应当与金融机构签署关于双方约定经纪佣金的书面协议。关于经纪佣金的任何修改应当遵循相同的程序。

第二百一十五条、 经纪公司的经纪佣金(包括大宗业务折价)应由经纪公司和交易机构双方自由议定,并以书面协议方式确定。已经议定的经纪佣金有改变或修订时,应经由双方核准并以书面记录。

第二百一十六条、 未完成交易,经纪公司不应要求委托方支付佣金,但可以要求委托方支付为其提供经纪服务所支出的必要费用。

声明

本准则自发布之日起施行,其所有内容的修订和解释权归属于中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


附件:外汇交易技术术语表

A

1. 独断性逼仓(Abusive Squeeze)

对某货币报价或者金融产品报价,利用机构或者个人影响力在合约条款、合约价格等方面提出不当要求的行为。该行为有可能导致不公平的合约、价格等,可能会引起交易纠纷。

2. 美式期权 (American Style Option)

指期权买方既可以在到期日当天,也可以在到期日之前行权的标准期权。

3. 交易金额(Amount)

指外汇交易中的金额,分为基准货币金额、非基准货币金额、成交货币金额、对应货币金额、折美元金额。除非交易双方另有约定,交易金额指基准货币金额。

4. 竞价交易(Anonymous)

也称匿名交易,指交易双方通过外汇交易系统匿名报价,系统按照“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进行匹配,达成交易,交易达成后双方通过集中净额清算模式进行清算的交易模式。

5. 卖出报价(Ask /Offer Rate)

指做市商或报价方为卖出基准货币而报出的价格。

6. 平价(At the Money)

指期权执行价格等于远期价格。

7. 平价期权(At the Money Option)

指处于平价状态的期权,是外汇期权买方要求行权时没有盈亏的期权。

8. 人民币对澳元直接交易做市商(AUD/ CNY Direct Trading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澳元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澳元直接交易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B

9. 延后交割(Back-Valuation)

当交易无法在双方同意日期完成交割,为减少可能损失而将交割日期延后。

10. 基准货币金额(Base Amount)

指以基准货币表示的金额。

11. 基准货币(Base Currency)

指一个货币对中作为被计价标的的货币。

12. 基准货币方向(Base Direction)

指基准货币的交易方向。

13. 买入报价(Bid Rate)

指做市商或报价方为买入基准货币而报出的价格。

14. 询价交易(Bilateral)

指有双边授信关系的交易双方,通过外汇交易系统双边直接协商交易要素达成交易,交易达成后通过双边清算模式或净额清算等其他清算模式进行清算的交易模式。

15. 双边清算(Bilateral Settlement)

指外汇交易达成后,由交易双方按交易要素直接进行资金清算。

16. 非标准期限(Broken/Broken Period)

指外汇交易起息日落在标准期限日期以外的期限。

17. 营业日(Business Day)

也称工作日。除非交易双方另有约定,指下列日期:

对于任何付款而言,为相关账户所在地商业银行正常营业的日期(不含法定节假日);对于任何交付而言,为交付行为发生地登记托管结算机构营业的日期(不含法定节假日);对通知或通讯而言,为接收方提供的通知或通讯地址中指定城市的商业银行正常营业的日期(不含法定节假日)。

18. 买入(Buy)

指买入基准货币。

C

19. 看涨期权 Call Option / Call)

又称买入期权。指期权买方有权在到期日以约定执行价格从期权卖方买入约定金额的货币。

20. 差额交割(Cash settlement)

无本金交割的金融商品的清算方式(通常适用于衍生性商品,例如,远期利率协议),依据事先明确市场清算价格,诸如英国银行协会(BBA)伦敦银行间拆款利率(Libor)及欧洲银行间拆款利率(Euribor)与合约价格间之差额现金交割。

21. 货币掉期交易(CCS / CRS)

指在约定期限内交换约定数量人民币与外币本金,同时定期交换两种货币利息的交易。

22. 中央对手方(Central Counterparty (CCP))

是一种结算模式,指在交易达成后,由集中交易对手成为原买方与原卖方的交易对手履行相关的法律义务,对该交易进行管理(风险管理、交易监督、净额结算)。承担交付证券和收付款项的义务。

23. 中间价(Central Parity Rate)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个工作日上午9:15对外公布当日人民币对美元、欧元、日元、港元、英镑、澳大利亚元、新西兰元、新加坡元、加拿大元、林吉特、俄罗斯卢布中间价,作为当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以及银行柜台交易即期汇率的中间价。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形成方式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向所有人民币外汇市场做市商询价,并将全部做市商报价作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的计算样本,去掉最高和最低报价后,将剩余做市商报价加权平均,得到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权重由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根据报价方在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量及报价情况等指标综合确定。

人民币对港元和加拿大元汇率中间价由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分别根据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与上午9时国际外汇市场港元和加拿大元兑美元汇率套算确定。

人民币对欧元、日元、英镑、澳大利亚元、新西兰元、新加坡元、林吉特和俄罗斯卢布汇率中间价的形成方式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向银行间外汇市场相应币种的做市商询价,将做市商报价平均,得到当日人民币对欧元、日元、英镑、澳大利亚元、新西兰元、新加坡元、林吉特和俄罗斯卢布汇率中间价。

24. 集中清算(Centralized Settlement)

指外汇交易达成后,第三方作为中央清算对手方分别向交易双方独立进行资金清算。

25.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会员(CFETS Member)

指经批准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的机构,分为人民币外汇会员、外币对会员和外币拆借会员。会员应签署会员协议并应遵守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规则等规章制度。

26. 清算(Clearing)

指交易的匹配确认、盈亏以及双方支付或交割权利义务的计算、结算指令的发送和到账确认等过程。清算包括集中清算和双边清算两种模式,也可以分为全额清算和净额清算两种方式。

27. 复合期权(Compound Option)

也称为期权的期权。买方有权以事先约定的日期与价格购买(或者卖出)特定货币(一般指基础货币)的看涨期权或看跌期权,该标准期权的执行价格也在叙做期权时决定。

28. 交易确认(Confirmation)

交易双方于交易成交时,同意并交换该交易的交易细节,资金结算路径等信息。此外,交易确认亦包括法律条款与结算指令。确认系确保交易双方作业风险极小化的基础。

29. 持续联结清算(Continuous Linked Settlement,CLS)

CLS是全球最大的多币种现金结算服务提供商,目前为60余家结算成员和众多第三方客户提供18种货币的外汇交易支付结算服务。作为具有全球金融市场系统重要性的市场基础设施,CLS通过特有的同步支付(PvP)实时同步交割外汇交易双边款项,从而缓解结算风险。CLS系统与其结算货币的实时全额结算(RTGS)系统建立了直接连接,其账户内的款项结算具有最终、不可撤销的法律效力。

30. 对应货币金额(Contra Amount)

指以对应货币表示的金额。

31. 对应货币(Contra Currency)

指一个货币对中与交易货币相对应的货币。

32. 人民币对林吉特做市商(CNY/MYR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林吉特即期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林吉特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33. 人民币对卢布做市商(CNY/RUB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卢布即期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卢布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34. 信用风险(Credit Risk)

指交易对手方有可能在交易的现金流最终清算之前违约。即使交易对手方没有违约,若其被认定的信用风险增高,仍可能导致包含的信用违约价差大幅增高,因而导致出现按市价计算的大额账面亏损。一些市场参与者会将按市价计算的可能账面亏损视为“市场风险”,而非“信用风险”。

35. 货币对(Currency Pair)

外汇交易中两种货币成对交易,称为一个货币对。根据计价标的的不同,两种货币分为基准货币和非基准货币;根据交易标的的不同,分为交易货币和对应货币。

36. 货币单位(Currency Unit)

指一个货币对中基准货币或非基准货币的计量单位,通常为1,但根据市场惯例,某些货币在特定的货币对中的货币单位可能为100或其他市场通行的数值。

37. 截止时间(Cut-Off Time)

一般指外汇期权到期日当天的截止时间。一般市场中,东京市场通常为东京时间下午3点(东京截止时间TKY cut-off),欧洲和美国市场通常为纽约时间上午10点(纽约截止时间,NYK cut-off)。

D

38. 成交确认单(Deal Ticket)

也称成交单。指交易双方之间通过外汇交易系统达成交易后,系统生成的确认交易各项要素的书面凭证,具有法律效力。

39. 交易货币金额(Dealt Amount)

指以交易货币表示的金额。

40. 交易货币(Dealt Currency)

指外汇交易时作为交易标的的货币。交易货币可以是基准货币,也可以是非基准货币。通常发起方发出交易请求时需指明交易货币及交易货币金额。

41. 成交价(Dealt Rate)

指外汇交易实际达成交易的价格。

42. 报价精度(Decimal Point)

汇率数值的小数点后精确位数。『注』报价精度通常为1个基点所表示数值小数点后的位数,但也可能大于该位数。

43. 交割日( Delivery Date)

指期权买方实际行权后,交易双方按照约定行权价格履行资金划拨,其货币收款或付款能真正执行生效的日期,一般情况下与起息日(Value Date)相同。

44. 交割方式(Delivery Type)

指交易双方在期权交易达成时约定的,期权买方行权后,在交割日进行资金清算的方式,包括全额交割与差额交割。

45. 德尔塔(Delta)

指外汇即期价格单位变动带来外汇期权价格的绝对变动值,是用以衡量外汇期权风险状况的重要指标,通常用来衡量头寸的风险。

46. 定期存款利率(Depo Rate)

指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

47. 数字期权(Digital)

数字期权是指在期权到期日前,若即期汇率超过看涨期权执行价格(或低于看跌期权执行价格),买方可获取依原约定赔率金额的期权交易;交易日与到期日间之即期价格变动路径与执行与否无关;决定因素是到期时即期价格是否高于或低于执行价格。

48. 交易方向 Direction)

外汇交易的方向。除非交易双方另有约定,交易方向为基准货币方向,通常包括买入和卖出。

49. 差异(Discrepancies)

通常系指日常交易核对过程中发现交易条件不符的交易,应尽快调查并解决。

50. 双边敲入期权(Double Knock-in)

期权到期日前,若即期价格曾经碰触到叙做交易时约定的设定价位(或超过价格水平,或者其中之一),期权生效。

51. 双边敲出期权(Double Knock-out)

期权到期日前,若现即期价格曾经碰触到叙做交易时约定的价位(或超过价格水平,或者其中之一),期权失效。

52. 双边单一触碰(Double One Touch)

期权在到期日前,若出现即期价格曾经触碰(或超过)先前设定二个特定价位的其中之一时,则期权买方可按照事先约定的价格获得约定的而支付金额。

E

53. 任选(Either way, Choice, Your Choice)

买入与卖出的报价相同。一般来讲,询价方需要在任选价格上买入或者卖出。

54. 人民币对欧元直接交易做市商(EUR/CNY Direct Trading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欧元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欧元直接交易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55. 欧洲银行同业拆借利率(Euribor)

为欧元区银行间拆款之参考利率,该利率每日由35个银行组成的委员会参考报价计算而得,其中大部份为欧盟国家,委员会成员数目可能因有新会员加入而改变。

56. 欧式期权(European Style Option)

指期权买方只能在期权到期日当天才可以行权的标准期权。

57. 汇率(Exchange Rate)

指外汇交易中货币对中的两种货币在交易中互相兑换的交换价格。本指引中汇率的标价方法为一货币单位的基准货币等于若干个货币单位的非基准货币。汇率根据不同的应用情景分为买入报价(Bid Rate)、卖出报价(Ask Rate/Offer Rate)、成交价(Dealt Rate)。

58. 行权(Exercise)

指期权买方在约定的未来某一日期(非即期起息日)行使了与期权卖方进行人民币对外汇交易的权利。

59. 行权截止时间( Exercise Cut Off Time)

指交易双方约定的在到期日行权的最晚时点,一般不得超过到期日当天的15:00。

60. 行权通知 Exercise Notice)

指期权买方通过外汇交易系统向期权卖方发出的要求行权或放弃行权的指令,包括期权买方明示的指令和外汇交易系统根据相应规则自动发出的指令。若指令未在行权截至时间之前到达期权卖方,视为放弃行权。

61. 行权状态(Exercise Status)

指期权买方发出行权通知后外汇交易系统显示的状态,包括未行权(Valid)、行权(Exercised)和放弃行权(Expired)。

62. 行权方式(Exercise Type)

指依据期权行权时间不同区分的类别,包括欧式期权与美式期权。

63. 奇异期权(Exotic Option)

指由普通期权结构改变或衍生,具特别功能或产品结构的复杂期权。

64. 行权日(Expiry Date)

指期权买方选择是否行权的日期。

F

65. 因素敏感性计量法(Factor Sensitivity Measure)

这个方法估算一种金融工具或资产组合对于会影响其价值的各种因素(例如,利率、汇率和市场波幅)所出现变化的敏感度。

66. 远端汇率(Far-leg Exchange Rate)

在外汇掉期交易中,交易双方约定的第二次交割货币所适用的汇率。

67. 远端起息日(Far-leg Value Date)

在外汇掉期交易中,第二次货币交割的日期。

68. 标准期限(Fixed Tenor Period)

指起息日与该货币对即期交易起息日时间差为固定时间段的期限。

69. 定息周期 / 定息频率(Fixing Frequency)

又称利率重置周期,货币掉期交易中每隔一段固定的期限就会重新确定用于计算利息支付的浮动利率,该期限即定息周期。

70. 回购定盘利率(Fixing Repo Rate)

指以银行间市场每天上午9:00-11:00间的回购交易利率为基础并借鉴国际经验编制的利率基准参考指标。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受权于每个交易日上午11:00对外发布。

71. 定息规则(Fixing Rule)

指确定定价日与起息日规则关系的规则,属于定价日规则的一部分,包括 V-0,V-1 和V-2。

72. 计息残段(Fixing Stub)

指人民币端付息周期大于定息周期时,且一个付息周期不能整除定息周期时,付息周期可以拆分为若干个完整的利率重置周期和一个计息残段。

73. 闪价交易(Flash Trading)

指不断在市场敲进时效(quote lives)极短且无意成交之报价,藉以影响市场行情,此种行为非常不适当。

74. 外币拆借交易(Foreign Currency Lending)

指金融机构间为解决外币资金余缺而进行的短期外币资金融通行为。

75. 外币拆借市场(Foreign Currency Lending Market)

指市场参与者之间通过交易中心外汇交易系统进行外币拆借交易的市场。

76. 外币对交易(Foreign Currency Transaction)

也称外币买卖、外汇买卖。指不涉及人民币的外汇对外汇的交易。

77. 远期全价(Forward All-in Rate)

指交易双方约定的在远期起息日基准货币交换非基准货币的价格。

78. 远期贴水(Forward Discount)

即期与远期外汇汇率价差,以汇率基点表示。贴水表示远期汇率较即期汇率便宜,远期贴水报价显示为负数。

79. 远对远掉期(Forward-Forward, Fwd/fwd)

一笔远期对另一笔不同到期日的远期的掉期交易。

80. 远期点(Forward Point)

指用于确定远期汇率和即期汇率之差的基点数。一般由即期汇率、货币对中两种货币的利差和远期期限等因素决定。远期点可以为正也可以为负。

81. 远期升水(Forward Premium)

即期汇率与远期汇率的价差,以汇率基点表示。升水表示远期汇率较即期汇率贵。远期升水报价显示为正数。

82. 远期掉期做市商(Forward-Swap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外汇远期、外汇掉期和货币掉期上持续提供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83. 远期掉期尝试做市机构(Forward-Swap Trial Market Maker)

指经批准在人民币外汇远期、掉期和货币掉期上尝试持续提供买、卖双向报价的机构。

84. 抢先交易(Front Running)

交易员在客户或机构指示进行大额交易之前,建立自营头寸,意图通过在大额交易导致的市场价格预期变动中获利。

85. 全额交割 ( Full Amount Delivery)

指期权买方在到期日,按照约定的执行价格和约定金额,与期权卖方达成即期交易。

86. 外汇(FX /Foreign Exchange)

指以外币表示的可以用作国际清偿的支付手段和资产。本指引所指外汇为人民币以外的币种。

87. 外汇远期交易(FX Forward)

指交易双方以约定的币种、金额、汇率,在约定的未来某一日期(非即期起息日)交割的外汇交易。

88. 外汇交易成交确认单(期权执行)[FX Trade Deal Ticket (Option Exercised )]

指期权交易双方通过外汇交易系统达成交易后,若约定全额交割,交易双方若期权买方在到期日选择行权,系统生成的确认系统自动产生的即期交易各项要素的书面凭证,具有法律效力。

89. 外汇交易系统(FX Trading System)

指交易中心为市场参与者提供的电子外汇交易系统。

90. 外汇交易(FX Transaction / Foreign Exchange Transaction)

指交易双方按约定的价格和金额买入一种货币并且卖出另一种货币的交易,包括人民币外汇交易和外币对交易。

91. 外汇期权交易(FX Option)

指交易双方以约定汇率,在约定的未来某一日期(非即期起息日)进行人民币对外汇交易的权利

92. 差额行权结算单(FX Option Netting Settlement Ticket)

指期权交易双方通过外汇交易系统达成交易后,若约定差额交割,且期权买方在到期日选择行权,系统生成的确认轧差金额等各项要素的书面凭证,具有法律效力。

93. 外汇即期交易(FX Spot)

指交易双方以约定的外汇币种、金额、汇率,在成交日后第二个营业日交割的外汇交易。包括人民币外汇即期交易和外币对即期交易。

94. 外汇掉期交易(FX Swap)

指交易双方约定在一前一后两个不同的起息日进行方向相反的两次货币交换。在第一次货币交换中,一方按照约定的汇率用货币A交换货币B;在第二次货币交换中,该方再按照另一约定的汇率用货币B交换货币A。

G

95. 人民币对英镑直接交易做市商(GBP/CNY Direct Trading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英镑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英镑直接交易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96. 撤消前有效指令(Good Till Cancel-GTC Order)

该指令直到撤销之前一直有效。

97. 全额清算(Gross Settlement)

指交易双方对彼此之间达成的交易,按照交易要素逐笔进行办理资金清算。

98. 外币对做市商(G7 Market Maker)

指在外币对市场上持续提供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H

99. 高频交易(High Frequency Trading)

系指系统自动设定短期交易之策略,造成快速下单并执行交易之情形,通常此类交易金额都很小。

100. 历史波动率(Historical Volatility)

有别于隐含波动率,历史波动率乃根据历史价格所计算的波动率。

101. 暂扣额度(Hold Limit)

指对已经发起但未成交的交易暂扣的额度,例如,限价订单等。对已经发起但未成交的交易,交易中心根据会员每笔报价的卖出币种金额、内部折算率计算暂扣额度。

I

102. 隐含波动率(Implied Volatility)

指汇率在一段时间内变动的程度,是衡量期权价格波动幅度的指标,一般采用标准方差计算,是外汇期权报价的标的,以百分比表示。

103. 交易市场参考价(Indication Price)

仅供参考的报价,并非有效价格,实际交易前应该重新确认价格。

104. 初始额度(Initial Limit)

指交易中心根据统一的授信制度,对每个会员分别授予的交易总额度。

105. 交易品种(Instrument)

指银行间外汇市场可以交易的外汇产品种类。即期、远期、掉期、货币掉期、期权、外币拆借等。

106. 外币对市场(Inter-bank Foreign Currency Market)

也称外币买卖市场。指市场参与者之间通过交易中心进行外币对交易的市场。

107. 银行间外汇市场(Inter-bank FX Market)

指市场参与者之间通过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进行外汇交易的市场,包括人民币外汇市场、外币对市场和外币拆借市场。

108. 人民币外汇市场(Inter-bank RMB/FX Market)

指市场参与者之间通过交易中心进行人民币外汇交易的市场。

109. 利率风险(Interest Rate Risk)

指由于利率的不利变动对机构财务状况造成的风险。

110. 价内(In the Money)

又称实值。指看涨期权的执行价格低于市场价格的状态,或看跌期权的行权价格高于市场价格的状态。

111. 价内期权(In the Money Option)

指处于价内状态的期权,是外汇期权买方若要求行权可以获利的期权。

112. 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

指约定的期权执行价格与行权日即期价格之间存在的有利于期权买方的差额。

J

113. 加入报价(Joint at, Support at)

承诺额外加入经纪商现有买入或卖出之报价行列。

114. 人民币对日元直接交易做市商(JPY/CNY Direct Trading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日元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日元直接交易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K

115. 敲入期权(Knock-In Option)

在期权到期日前,若即期市场价格一旦碰触到或超过先前设定的特定价位或水平时,期权才开始生效。

116. 敲出期权(Knock-Out Option)

在到期日前,若即期价格一旦碰触或超过先前设定的敲出价格,期权自动失效。

L

117. 虚假多档报价?(Layer)

对一个交易指令或者交易下达不同水平的交易指令或者执行,以引导市场朝着有利自营账户方向波动,以不当获取交易利益为目的的行为。

118. 法律风险(Legal Risk)

指金融市场交易的法律和监管方面的风险。合约不能强制执行、发生诉讼、被判不利判决等,都可能对机构的营运、财政状况和声誉造成负面影响。

119. 伦敦银行同业拆入利率(Libid)

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ondon interbank bidrate),与伦敦银行同业拆款利率不同的是,其并非正式公布的交割或指标利率,而是伦敦市场上非特定主要银行任何时点的拆借利率报价。

120. 伦敦银行同业拆出利率(Libor)

伦敦银行同业拆款利率(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是根据每日由6至16家伦敦市场的银行所提供的拆出参考报价计算而得,广泛的用来作为市场资金借款的指标利率,近来更成为主要货币市场中无本金交割产品中现金差额交割的指标利率(附注:对于部分较少使用之币别,使用提供报价银行家数则较少)。

121. 额度(Limit)

指竞价交易中对每个会员设置的额度,会员在额度内可以进行即期竞价交易并通过上海清算所集中清算。

122. 限价订单(Limit Order)

是竞价交易模式下的一种交易机制。

123. 额度核查(Line Checking)

在完成交易前,核查信用限额的可用性以及对手方可用的交易金额。

124. 流动性风险(Liquidity Risk)

指机构可能无法在债务到期时履行债务的风险。其原因是“市场流动性风险”,即由于市场深度不足或者发生市场中断事件,以致机构无法在不大幅降低市价的情况下轻易地退出或抵消特定的风险。另一原因亦可以是“资金流动性风险”,即机构无法在不影响其日常运作或财政状况的情况下,有效地满足其预期的和非预期的现有和未来现金流及抵押品需要。

125. 有效交易价格(Live Price/Tradable Price)

有效并且可以用于完成交易的汇率。当对手方按照有效交易价格进行交易时,报价银行有义务按照有效汇率进行成交。

M

126. 报价方(Maker)

指外汇交易中应对方交易请求而进行报价的一方。

127. 市场干扰(Market Disruption)

在决定交易时未能预见,且交易双方皆无法控制的事件,包括资本管制、一方违反法律、天灾、极端气候、资金流动性紧张或者政局变化等不可抗且无法预见的因素导致市场正常功能出现变化,导致无法按照约定汇率或者交割日期进行结算的情况。

128. 做市商(Market Maker/Liquidity Provider)

指经批准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向市场持续提供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分为人民币外汇做市商和外币对做市商。做市商须签署做市协议并遵守银行间外汇市场做市商相关规章制度。

129. 市价定单(Market Order)

以可以获得的最优市价成交的交易指令。

130. 市场参与者(Market Participant)

指在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交易的机构,包括会员、尝试做市机构和做市商。

131. 市场风险(Market Risk)

指由于市场价格,如汇率、利率、期权价等出现不利变动,因而可能引起的亏损。

132. 主协议(Master Agreement)

外汇市场参与方(例如,银行)签订的、表明各方在开展外汇交易之前同意标准交易条款的基本协议。签订主协议能够让各方当事人尽快就未来的交易或协议进行谈判,因为它们在订立后续交易或确认交易条款时,没有必要在提及已经达成一致的事项。

133. 到期日(Maturity Date)

一般情况下,期末本金交换日和最后一次利息交换日为到期日。生效日与到期日之间所跨时间长度为期限。

134. 最小交易金额(Minimum Amount)

指外汇交易在外汇交易系统中允许成交的最低金额,以折美元金额计。

135. 错误成交或错配(Mis-Hit)

交易商在执行某笔订单时在金额、汇率、方向等方面出现错误(不包括故意造成的错误),亦可能发生于电子交易平台。

136. 交割日顺延惯例(Modified Following Business Day Convention)

若交易到期日落在非交割日,正式的到期日为原协议到期日的下一个银行交割日;若顺延到期日跨到下一个月份时,则顺延的到期日为原协议到期日的前一个银行交割日。

137. 我方风险(My Risk)

询价者愿意接受市场变动。在收到报价时,询价者无法立即决定是否成交。如果询价者希望完成交易,则必须通过询问“现在报价(How Now)?”, 或者类似请求以获得更新价格。

N

138. 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主协议(NAFMII主协议)

是由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间市场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主协议》,主要使用于中国市场。

139. 近端汇率(Near-leg Exchange Rate)

在外汇掉期交易中,交易双方约定的第一次交割货币所适用的汇率。

140. 近端起息日(Near-leg Value Date)

在外汇掉期交易中,第一次货币交割的日期。

141. 净额清算协议(Netting Agreement)

系指双方同意以净额基础与交易对手进行结算的文件。金融机构应通过与交易对手建立法律上可行的双边货币支付与交易净额结算协议,旨在减少货币交易的结算与相关信用风险。

142. 差额交割 ( Netting Delivery)

指交易双方在到期日当天,按照约定的执行价格与当天人民币对相应货币汇率中间价进行轧差,并在交割日对差额进行交割。该差额称为轧差金额(Netting Amount)。

143. 差额清算远期交易(Netting-Settled Forward)

指交易双方在起息日根据约定的汇率与定价日即期汇率轧差交割,并可以约定以货币对中的任意一种货币清算的远期交易。

144. 净额清算(Netting Settlement)

指对同一清算日的交易按币种进行轧差,并根据轧差后的应收或应付资金进行结算。

145. 名义性计量法(Nominal measure/Notional measure)

这一计量方法采用所持有的金融工具的名义价值来评估风险面对度。

146. 无本金交割远期(Non-Deliverable Forward ) NDF

与在到期日结算交付交易货币不同,无交割通过采用结算货币(除另有约定,通常为美元)在到期日当天,根据约定货币与货币定盘价格之间的差额进行。

147. 名义本金(Notional Amount)

又称名义金额。指货币掉期、期权等衍生品交易的名义本金金额,一般用来计算交易双方未来应收应付所依据的金额。名义金额既可以以基准货币金额表示,也可以以非基准货币金额表示。

148. 人民币对新西兰元直接交易做市商(NZD/CNY Direct Trading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新西兰元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新西兰元直接交易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O

149. 非标准期限(Odd/Broken/Cock Dates)

常规的固定期限以外的其他期限。

150. 取消(报价或者订单)(Off)

报价方取消之前买入或卖出报价,亦或是交易订单。

151. 自动替代指令(One Cancel Other-OCO Order)

同时下达两个不同的交易指令,当一个成交时,就取消另一个。

152. 一次触碰(One Touch)

在到期日前,如果即期价格触碰交易叙做时设定的价位或汇率水平,买方可于到期时获得特定金额费用。一次触碰期权交易又称锁定或触碰数字期权。

153. 操作风险(Operational Risk)

指由于内部程序、系统和控制措施不充分或者失效,或因员工出错、管理层失误或者外部事件,导致直接、间接地发生损失的风险。

154. 期权买方 Option Holder / Option Buyer)

又称期权持有者。指支付一定期权费,有权在未来某一日期(非即期起息日),以约定执行价格买入或者卖出货币的一方。

155. 期权费(Option Premium)

指期权买方购买期权所支付的费用,即期权价格(Option Price)。

156. 期权类别(Option Type)

指依据期权复杂程度区分的期权类别,包括普通期权与奇异期权。

157. 期权价值(Option Value)

指期权价格,包括内在价值与时间价值。

158. 期权卖方(Option Writer / Option Seller)

又称期权立权者。指收取一定期权费,有义务在未来某一日期(非即期起息日),以约定执行价格买入或者卖出货币的一方。

159. 期权性计量法(Optionality measure)

这个方法估算一种期权的价值对于其基础金融工具的价格变动或波动性的敏感度。分别计量基础金融工具在价格、波幅、距离到期时间、利率方面发生一单位的变化时,估计会导致的期权价格变化。

160. 价外(Out of the Money)

又称虚值。指看涨期权的执行价格高于市场价格的状态,或看跌期权的执行价格低于市场价格的状态。

161. 价外期权(Out of the Money Option)

指处于价外状态的期权,是外汇期权买方若要求行权会导致亏损的期权。

162. 直接远期价格(Outright Forward Price)

在任何日期交割的外汇价格。是以即期汇率和升水(+)或者贴水(-)来进行表示。

163. 隔夜(Overnight O/N)

交易当日对下一个交割日的掉期交易。

P

164. 付息周期 / 付息频率 ( Payment Frequency)

货币掉期交易中交易双方每隔一段固定的期限会向对方支付换入货币计算的利息金额,该期限即为付息周期。

165. 付息残段(Payment Stub)

指一个期限不能整除付息周期时,期限可以拆分为若干个完整的付息周期和一个付息残段。

166. 期限(Period)

指外汇交易所跨时间长度,通常以起息日与该货币对即期起息日的时间差表示,分为标准期限与非标准期限。

167. 基点(Pips)

也称BP,常用于价差或者汇率变动幅度计量,通常为汇率最小变动单位。

168. 普通期权(Plain Vanilla Option)

又称标准期权。指无特殊结构或功能的简单标准期权,包括普通欧式期权、普通美式期权。

169. 头寸存放(Position Parking)

交易双方同意进行一笔交易,并同意不管交易期间市场价格如何波动,在未来特定日期以原来或接近的合约价格取消合约。通过将合同汇率设定,不反映任何市场汇率变动,从而不公平地操纵头寸或损益的交易。

170. 期权费金额(Premium Amount)

指期权买方购买期权所支付的费用金额,以人民币表示。

171. 期权费交付日(Premium Date)

指交易双方约定的期权买方向期权卖方支付期权费的日期,通常为该货币对的即期起息日。

172. 期权费率 Premium Rate)

指双方约定用以计算期权费金额的比率,可约定选择不同的期权费类型进行报价。

173. 期权费类型(Premium Type)

指双方约定期权费率的报价表示方式,包括非基准货币百分比(Term%)和基点(Pips)。

174. 专业客户(Professional Customer)

专业客户是指被认为具有做出自身投资决策并且评估其决策内在风险所需经验、知识和专业能力的客户。

175. 诱导交易(Pumb and Dumb)

在市场中散布有方向性或者误导性的消息,诱导市场朝着有利于自营账户(或者个人账户)所持头寸的方向进行波动,以获取盈利为目的的不当行为。通过散布有利消息,可以引导市场价格朝着有利自营(或者个人)账户有利方向波动,采取买入或者卖出以获取交易收益。

176. 看跌期权(Put Option/ Put )

又称卖出期权。指期权买方有权在到期日以约定执行价格向期权卖方卖出约定金额的货币。

Q

177. 报价标的(Quotation Object)

指期权交易中报价方进行公开报价的对象, 通常是隐含波动率。

R

178. 双边不触碰期权(Range Binary)

叙做期权交易时,同时设定较高触发汇率和较低触发汇率的期权。期权到期日之前,即期市场的汇率没有低于或者触及较低触发汇率,同时也未高于或者触及较高触发汇率,期权买方可以获得约定的支付金额。

179. 对账(Reconciliations)

指由代理银行(往来存放账户)所接收之对账单与该机构总账核对之会计程序,以确保所有来自银行账户之收款与付款与机构之帐上纪录相符。

180. 参考价(Reference Rate)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个工作日对外公布当日人民币对泰铢、坚戈区域交易参考价,作为当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以及银行柜台交易即期汇率的参考价。

181. 声誉风险(Reputational Risk)

指若出现关于机构产品或业务手法的负面宣传,不论资料是否真确,都可能对机构的客户基础和收益带来不利影响,或者导致费用高昂的诉讼。

182. 人民币外汇交易(RMB-FX Transaction)

指买入人民币并卖出外汇,或买入外汇并卖出人民币的交易。

183. 折美元金额(Risk Amount)

指外汇交易按成交当时的美元市场汇率折算成的美元金额,通常用作交易量统计的基准。

含美元货币对折美元金额即该货币对中的美元金额;非美元货币对的折美元金额以交易货币兑美元的市场实时汇率(买入报价和卖出报价的均价)折算。

184. 风险逆转期权(Risk Reversal)

指同时买进(卖出)较高执行价格的看涨期权及卖出(买进)较低执行价格的看跌期权,且两种期权名义本金、到期日及德尔塔(delta)绝对值均相同。境内包括以下两种类型:一是外汇看跌风险逆转期权组合:买入一个执行价格较低的外汇看跌期权,同时卖出一个执行价格较高的外汇看涨期权,两个期权合约均针对同一货币对;二是外汇看涨风险逆转期权组合:卖出一个执行价格较低的外汇看跌期权,同时买入一个执行价格较高的外汇看涨期权,两个期权合约均针对同一货币对。

S

185. 情景模拟(Scenario Simulation)

评估在不同市场状况、风险因素下的金融工具或资产组合的可能市值。

186. 卖出(Sell)

指卖出基准货币。

187. 清算风险(Settlement Risk)

指在机构于清算日期履行合约义务之后,交易对手方却不履行义务,因此造成损失的风险。

188. 人民币对新加坡元直接交易做市商(SGD/CNY Direct Trading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对新加坡元交易上持续提供人民币对新加坡元直接交易的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189.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 ,Shanghai Interbank Offered Rate)

指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为平台计算、发布并命名的,根据报价银行团自主报出的人民币同业拆出利率计算的算数平均利率,是单利、无担保、批发性利率。利率期限包括O/N,1W,2W,1M,3M,6M,9M和1Y。

190. 即期起息当月底到期或月底到期(Spot Against End Month, End of The Month)

即期起息,叙做交易当月最后一个交割日到期。

191. 即期做市商(Spot Market Maker)

指在人民币外汇即期竞价和询价上提供买、卖双向报价并在规定范围内承诺按所报价格成交的机构。

192. 即期/次日(SpotNext S/N)

即期交易对下一个交割日的掉期。

193. 即期尝试做市机构(Spot Trial Market Maker)

指经批准在人民币外汇即期上尝试持续提供买、卖双向报价的机构。

194. 价差(Spread)

指卖出报价与买入报价的差额,通常以基点表示。

195. 标准方差(Standard Deviation

指统计上用来衡量一组数值中某一数值与其平均值差异程度的指标,一般用来评估价格可能的变化或波动程度。标准方差越大,价格波动就越大。

196. 标准结算指令(Standard Settlement Instructions, SSIs)

就特定的货币事先发给交易对手方的结算指令。两个金融机构间的协议,用来界定收付款代理银行关于特定货币交易的结算细节。使用SSI可提高结算效率,管控交易结算过程,及降低诈欺的机率。此后,除非出现任何变化,每种货币的结算将按照前述清单所列信息进行。

197. 生效日(Start Date)

期初本金交换的日期也是第一个付息周期的起息日,称为生效日,又称首次起息日,期初本金交换日。

198. 止损交易指令(Stop Loss Order)

给经纪商(或者同业银行)在达到某个价格时购买/出售指定的交易标的(如某一货币对)的交易指令,其目的在于限制由于持有该标的物头寸所带来的损失。交易指令有效期可以在当天、隔夜或者直到执行或取消前执行。

199. 跨式期权(Straddle)

同时买入(卖出)看涨期权和看跌期权(通常具有相同的名义本金、相同的到期日和相同的执行价格)的期权组合。

200. 鞍式期权(Strangle)

同时买入(卖出)较高执行价格的看涨期权和较低执行价格的看跌期权(通常具有相同的名义本金、相同的到期日,但执行价格不同)的期权组合。

201. 策略风险(Strategic Risk)

指由于机构经营所在环境的变化、不正确的策略性决定、其他各种错误决定、以及对行业、经济或技术变化应变不足,从而在目前或未来对机构的利润、资本、声誉或地位造成影响的风险。

202. 压力测试(Stress Testing)

这一方法尝试确定在特殊情况下头寸或资产组合的可能价值、资本充足度和流动性头寸。要使测试结果可靠,采用的假设应尽可能反映市况的变化。压力测试应在全机构范围内进行,突出不同业务单位面对的、而且可能同时冲击全机构的风险。

203. 执行价格(Strike Price / Exercise Price)

又称行权价格。指交易双方约定的在未来某一日期(非即期起息日)进行人民币对外汇交易的汇率。

204. 残段(Stub)

包括付息残段和计息残段,如无特别约定,残段指付息残段。

205. 掉期全价(Swap All-in Rate)

指交易双方约定的在起息日基准货币交换非基准货币的价格。包括近端掉期全价和远端掉期全价。

206. 掉期点(Swap Point)

指用于确定远端汇率与近端汇率之差的基点数。掉期点可以为正也可以为负。

207. 掉期汇率(Swap Rate)

掉期汇率包括近端汇率和远端汇率。

208. 系统性风险(Systemic Risk)

指一个市场参与者无法履行其义务,有可能会引起其他市场参与者的一连串无法履行义务的事件,致使整个市场运作崩溃。

T

209. 平盘交易指令(Take Profit Order)

交易商指定准确的汇率或现有价格点数之上的点数,一旦达到立即平仓现有头寸以实现盈利的交易指令。

210. 发起方(Taker)

指外汇交易中向对方提出交易请求,要求对方报价的一方。

211. 期限(Tenor)

起息日和还款日之间的实际自然天数。

212. 非基准货币金额(Term Amount)

指以非基准货币表示的金额。

213. 非基准货币/报价货币/相对货币(Term Currency /Quote Currency)

指一个货币对中用于计量1个货币单位基准货币价格的货币。

通常基准货币在前,非基准货币在后,中间以“/”或“.”分隔。

214. 流动性限额(Threshold Amount/Good For Amount)

指在竞价交易模式下,做市商对其买卖报价所承诺的最低可成交金额,以基准货币金额计。

215. 时间价值(Time Value)

指期权价值高于期权内在价值的部分,是期权价格与内在价值之差。时间价值受期权距离到期日的时间、两种货币利差以及即期价格隐含波动率等影响,反映了内在价值可能提高的机会。

216. 明天/后天(TomNext T/N)

叙做交易后的第二个交割日对其后一个交割日的掉期。

217. 交易确认(Trade Confirmation)

指市场参与者通过交易中心交易后处理平台对已成交的外汇询价交易的要素、定义及其他必要合同条款进行确认的行为。

218. 成交日 Trade Date/Deal Date)

交易双方达成外汇交易的日期,通常用“T”表示。

219. 成交时间 Trade Time/Deal Time)

交易双方达成外汇交易的具体时刻(以北京时间表示)。

220. 汇率浮动幅度(Trading Band)

2005年7月21日起,我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现阶段每日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美元对人民币的交易价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美元交易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浮动,人民币对林吉特,人民币对俄罗斯卢布的交易价在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该货币交易中间价上下5%幅度内浮动,其他非美元货币对人民币的交易价在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该货币交易中间价上下3%幅度内浮动。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泰铢、坚戈区域交易的交易价在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该货币交易参考价上下10%幅度内浮动。

221. 交易日(Trading Day)

指各交易品种可以在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交易的日期。

222. 交易时间 Trading Hour)

也称“开市时间”,指各交易品种可以在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交易的具体时间段。

223. 交易模式(Trading Model)

指银行间外汇市场提供的外汇交易业务模式,包括竞价交易和询价交易。

224. 交易类型( Trading Type)

指依据期权所赋予的权利区分的类别,包括看涨期权与看跌期权。

225. 尝试做市机构(Trial Market Maker)

指经批准在银行间人民币外汇市场向市场尝试持续提供相应交易品种买、卖双向报价的机构,分为即期尝试做市机构和远期掉期尝试做市机构。尝试做市机构不具备人民币外汇做市商的权利与义务。

U

226. 未事先明确的节假日(Unscheduled Holidays)

临时安排的新的节假日导致银行无法对已经叙做交易进行结算。交易双方应协商并将交割日延迟至之前交割日之后的第一个交割日。

227. 剩余额度(Unused Limit)

指初始额度扣除暂扣额度。

228. 已用额度(Used Limit)

指未清算交易所占用的额度。对已经完成的交易,交易中心将同一起息日同币种的买入和卖出金额进行轧差,折算为美元计算已用额度。

V

229. 起息日(Value Date)

指外汇交易达成后,交易双方履行资金划拨,其货币收款或付款能真正执行生效的日期。一般情况下,起息日与结算日(Settlement date)、交割日(Delivery date)相同。

230. 波动率(Volatility)

波动率根据不同的计算方式可以分为历史波动率和隐含波动率,隐含波动率为市场报价所采用的波动率,代表外汇市场中对某一货币对未来市场变动幅度的预期。

W

231. 越墙行为(Wall Crossings)

越墙行为是合规和操守要求的重要部分,是指掌握交易内部信息并将该信息不当使用在自营(或个人)交易账户中,以为自营(或个人)账户谋取利益为最终目的的行为。该行为受银行内部合规要求具体规范,并通过书面文件进行约定。进入“墙内”的交易人员的交易行为受到银行合规部门的监控。违规“翻墙”行为可能受到法律的制裁。

Y

232. 询价者市价变动风险(Your Risk)

报价机构提醒询价者(可能通过经纪商),在交易确定前,必须承担报价变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