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金融行业自律联盟网站!
您现在浏览:首页 > 行业动态 > 政策法规

周小川:中国将引入更多外汇衍生品工具

发布时间:2017/4/1   浏览数:1347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活动时指出,未来中国将引入更多外汇市场的风险管理工具,包括外汇掉期、外汇衍生产品等,以期带动人民币能在全球金融市场中被广泛使用。

 

周小川强调中国正在努力减少过多管制,引入更多的外汇市场风险管理工具,包括外汇掉期、衍生品,希望中国企业和居民在这个环境中变得越来越成熟。

 

他称,人民币汇率制度未来应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要求,即是在政策方面必须更具弹性并发展外汇市场,带动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资金的流动更加自由,促使货币兑换更加方便。

 

针对下一步计划,周小川指出,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制度应符合市场经济的更高要求,即汇率更加灵活,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资金流动更加自由,本外币兑换更加方便,并能为本国和外国投资者提供风险管理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官方已经成立了外汇市场自律组织。2016年6月24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在上海宣告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议。

 

外汇市场自律机制是由银行间外汇市场成员组成的市场自律和协调机制,在符合国家有关汇率政策和外汇管理规定的前提下,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行为,以及银行间市场和银行柜台市场交易行为进行自律管理,维护市场正当竞争秩序,促进外汇市场有序运作和健康发展。

 

会议审议通过了《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工作指引》,明确了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的职责、组织架构和工作机制。

未来在保证金外汇市场开放后,这一自律组织料将发挥保证金外汇行业自律机制作用。

 

周小川行长与IMF总裁拉加德有关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等问答环节实录全文:

 

问题一

 

拉加德:这些年中国的货币政策框架不断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与人民银行持续进行合作。中国已实现多项重大改革,如实施了存款保险机制,实现利率自由化,利率走廊取得进展,汇率改革方面也是如此。您也澄清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而非仅美元)之间的关系。除这些变革外,请问您下一步还有何打算,特别是在汇率方面?您预计今后会有什么变化?

 

周小川:我首先谈一谈人民币汇率的历史演变。汇率政策和汇率制度改革是中国改革和开放政策的关键要素。

 

很多人研究亚洲经济体之间的相似性。一些小型经济体,包括一些东盟国家,实施出口导向的转型战略。后来,中国也采用了所谓的“外向型”发展战略。

 

尽管这些经济体具有不同的特性,其中一些经济体曾在战后实行指令经济(计划经济),中国则实行中央计划经济,但这些经济的转型都依赖于定价机制的转变。在纠正价格扭曲的过程中,通常都要改革汇率制度,并实施税收改革,例如,将旧的税收体系转变为增值税体系,以将国际价格引入国内价格体系。通过出口参与国际竞争,并通过进口来改变国内价格体系的扭曲。我认为,这正是汇率政策在中国中早期经济改革中发挥的作用。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日益融入全球经济,下一个阶段,我们应当认真研究世界各国的经验,不仅限于亚洲经济体的经验。我们将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促进贸易和投资,使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兑换更加便利,为中国和外国公民经商和旅游提供更多方便。这些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工作。

 

我们感谢基金组织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的决定。所有这些努力都表明,中国汇率制度的变化是服务于中国总体发展战略的,并应符合中国经济的发展阶段。

 

因此很容易理解,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制度应符合市场经济的更高要求,即汇率更加灵活,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资金流动更加自由,本外币兑换更加方便,并能为本国和外国投资者提供风险管理工具。我认为,这也符合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之间更加密切联系的需要。

 

问题二

 

拉加德:面对市场波动,你认为银行、企业、个人会预期到这些变化幺?银行会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也许不只是消费者保护,而也包括消费者教育?

 

周小川:这也与中国转型的历史有关。大家可能以为中国的企业、居民只熟悉固定汇率和资本流动高度管制的情况,但其实并非如此。80年代经济改革初期,第一项重大措施就是人民币贬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1.9贬值至2.8。此后,官方和市场汇率还有数次变化。90年代人民币汇率的主要特点是所谓的双轨制。官方汇率用于对国有企业进行支援,其他市场参与者则适用市场汇率。市场汇率对美元波动较为剧烈,从5开始贬值,到1993年贬至9,后来贬至11。实际上,当时的中国人已经知道如何应对汇率波动。后来适用官方汇率的比例不断降低,下降至20%以下。到1994年,中国决定汇率并轨,形成单一汇率体制。此后,汇率也是波动的,特别是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人们都经历人民币的汇率波动。

 

但自2003年后的十年内,汇率相对稳定,并呈单向升值。因此,年轻一代人可能只经历过汇率的单向变动,可能对汇率波动准备不足。但国际形势是不断变化的,会出现许多新的情况,就像我们昨天看到的(英国公投那样)。因此,人们会更好地了解汇率波动。从80年代、90年代人的经历来看,这不会很困难。

 

对央行来说,我们试图对公众进行教育,让其了解市场形势。我们努力减少过多管制,引入更多的外汇市场风险管理工具,包括外汇掉期、衍生品,希望中国企业和居民在这个环境中变得越来越成熟。

 

问题三

 

拉加德:您刚才提到了特别提款权(SDR),在推动人民币纳入SDR方面我们有很好的合作。我知道你和你的团队支援更加广泛的使用SDR。因此,你们也正在消除SDR使用者进入人民币市场的障碍。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在推动SDR使用方面的思路,比如SDR债券等?

 

周小川:我们愿意看到SDR更广泛的使用,人民银行也开始用SDR作为一些报表的报告货币。关于你提到的我们正在消除SDR使用者进入人民币市场的障碍。一方面,央行试图帮助提高人民币在贸易、投资和金融市场等领域的可自由使用程度。另一方面,我们将其视为一个促进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式。这就像早期汇率制度改革对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战略所发挥的发动机一样的作用。

 

但我们也看到,人民币更广泛的使用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要尊重市场参与者的选择。如果美元汇率稳定、流动性充裕,没有不正常的资本流动,这时人们愿意选择美元。否则,人们也希望看到货币的多元化,以更好地管理风险,我们乐意看到这样渐进的发展过程。

 

在扩大人民币使用方面,央行已经采取不少政策措施,我们还可以在人民币可兑换方面做更多工作,包括进一步发展外汇市场和减少不必要的管制措施等。我们特别关注人民币还不能自由使用的领域,确保人民币达到可自由使用的标准。我们知道人民币在金融交易方面的使用还不够广泛。虽然交易规模正在逐渐上升,但这不会是一个线性的过程,会受到全球市场波动的影响,螺旋式上升。当然,长期内人民币还是有望能够在全球金融市场更广泛的使用。另外,我们还强调宏观经济稳定和低通胀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实现了宏观经济的稳定增长和低通胀,市场参与者自然会选择更多使用人民币。

· 

以上文字摘自《中国人民银行官网》